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淇河文化研究第一卷(2005-2006)

 

发现一首金代诗人咏及“鹤壁”的古诗

姚慧明

   “鹤壁”是一座有着悠久而厚重历史文化积淀的新兴的现代化都市。她坐落于一条被誉为诗之河的淇河之滨。淇河文化是她的灵魂,是她的无价之宝,也是她的骄傲。她近年来的迅速崛起,引起世人的瞩目和惊异。人们对淇河文化 ,尤其是对鹤壁文化的关注和研究出现了从未有过的高潮。鹤壁的今天是她昨天的延续,人们产生的弄清楚她的历史的欲望日益强烈。古代文献中涉及淇河的文史资料很多,但直接涉及“鹤壁”的文史资料却很少。笔者最近偶尔发现金代学者元好问编著的诗集《中州集•丁集第四》中,有一首金代诗人郦权咏及“鹤壁”的五言古体诗(另载《全金诗》卷七四)。该诗记录着800年前鹤壁集至善应一带的一些自然和人文风貌。笔者如获至宝。据所知,1985年在鹤壁市第六中学(位于今鹤壁集)院内的唐代墓葬内发掘出土唐开元二十六年(738年)《大唐故处士王府君墓志铭并序》碑,其中有:“殡于相州西南五十里鹤壁村西北二百步”的文字。除此之外,这首诗也许是目前为止,言及“鹤壁”的又一份较早的历史文献。现录于下:


 

自鹤壁游善应洹山

 

金代•郦权

 

清晨发鹤山,瘦马陵峻岭。

春风吹雪谷,朝雾湿云影 。

羊肠抱倾崖,绝壑如下井。

硖关山却立,老眼入绝境。

人家跨清溪,桑柘郁数顷。

西行复几里,岩谷栖短景。

穷溪水源清,溜溜如细绠。

下流泉满山,势合久方骋。

滩光落镜明,岚气霏雨冷。

何年凿青壁,两佛入禅定。

残僧久零落,遗塔寄烟暝。

荒凉布金地,杂沓樵牧径。

同游成六逸,轰饮助高兴。

留连更坐卧,谈笑发嘲咏。

感物复叹嗟,醉语忽径廷。

青山不爱宝,岁岁出◇矿。

公场沸千夫,利井供百鼎。

谁开争夺源,败此丘壑胜?

颇思呼有力,掷入万里迥。

天神定笑我,痴绝谩生瘿。

长怀古畸人,飞梦绕箕颍。


 
    将这首诗翻译为现代汉语,意思大致为:
    初春的早晨,我与几个同游从鹤山(鹤壁集南羑河南岸的最高的那座山。作者极有可能头一天在鹤山庙上投宿,不然,善应在鹤壁集北边,从鹤壁集到善应是不路过鹤山的)出发,骑着瘦马,登上高峻的山岭。放眼四野,春风吹撒着白雪,落遍山谷。天上飘着白云,地上到处是湿漉漉的朝雾。羊肠小道像一条带子一样缠绕在悬崖峭壁上。周围绝壁险壑,我们如下到深井中。峡谷之口,山峰退耸两旁。老眼所见,疑入绝境。又见山中人家跨清溪而居,郁郁葱葱的桑柘之林足有几顷。
    往西再走几里,岩谷又深又窄,日光只能照射很短的时间。清澈的溪水细得就像井绳潺潺流动。小溪的下游泉水满山,这满山泉流积聚在一起,蓄积既久,就奔腾而下。滩光就像落在地上的明镜。山中雾气像飘落的雨滴那样清冷。
    这时又看到山间的青壁上不知什么年月雕凿的两个静坐敛心,专注一境的佛像,由于时间久远而有点残破零落。昏暗里有座古塔,荒凉中呈现一座佛寺,地上是打柴放牧的人走的杂乱的路径。
    我们几个同游这时简直成了以李白为首的,每日纵酒酣歌的“竹林六逸”了,也狂饮闹起酒来以助高昂的兴致。大家或坐或卧,或谈或笑,或歌咏以嘲讽,留连忘返。不免为外物所感触而发感慨,偶或说出些惊世骇俗的醉话。
    青山不吝惜自己的宝物,年年有矿藏被采出矿井。蕴含矿藏的“青山”使很多人像水沸一样争相去开矿。这样虽有利于乡井,使千家万户得以谋生。但不知是谁始作俑者,导致争抢开矿的局面,破坏丘壑之美景。
    很想呼吁有权势或有财力的人,将那些“开争夺源,败此丘壑胜”的人,掷身于万里之遥。天神一定讥笑我痴傻到极点,或许我还会因被诅咒毁谤而生瘿瘤。
    长久以来我就一直思慕像许由那样有独特志行﹑不同流俗的人,梦中常飞绕许由所隐居的箕山和颍水。

    这首诗写在公元12世纪初,距今800年以上。诗中的“鹤壁”当指今天的鹤壁集。鹤壁集曾是鹤壁市1957年建市之初的市址。这首诗的发现,说明“鹤壁”这一地名的存在,自少在1000年左右。当然,到底“鹤壁”具体诞生于何时,还有待有关专家们去继续考证。
    诗中所记录的当时的鹤壁集至安阳善应一带山高坡陡,到处是悬崖峭壁、深沟险壑,随时可见“如细绠”的清泉小溪,及其汇聚而成的奔腾湍急的水流和若明镜般的“滩光”。“人家跨清溪,桑柘郁数顷”,还可见到崖壁上残破的佛僧雕像、打柴放牧的乡野之人踩出的荒凉路径和佛寺佛塔类的建筑。这说明当时这里的生产活动除了打柴放牧外,蚕桑业也肯定有一定规模;此外僧佛宗教活动也有一定的影响。这和大量的淇河古诗文中记录的金元以前淇河流域的情况是一致的。与今天相比,那时的自然环境和风貌,应该说还是较多地保留着它的原始状态的,而800年后今天的鹤壁集和善应之间的地理自然状态的改变是多么巨大。因此,诗中所描写的山水风物及其形态气势,我们已很难与今天的情景对号入座。这说明人类的生活生产活动对自然环境的影响和改变是多么惊人。 
    托物言志,借景抒情是咏诗作赋的惯例。郦权的这首诗也不例外。
    据史料所载,作者郦权的父亲郦琼,官曾做到武宁军节度使。金代的节度使是位列将相、勋戚和宗室的大官。作为名臣之后,凭着父亲的地位和他本人的才学,捞个一官半职本来是很容易的事,但他也许是受了佛道思想的影响,无意仕途,淡泊名利。他曾在他的《郊行》诗中声称“漫留诗句懒题名” ,不在乎生前生后的名声。一直到金章宗明昌(1190-1196)初年,才被任为著作郎(掌编纂国史的官名),且不久(约1193年)就去世了。从诗中作者对山川风物生动传神的描写,甘愿以唐代李白为首隐居竹溪,每日纵酒酣歌放浪形骸的“六逸”自居等内容看,我们很容易读出其中蕴含的酷爱自然和对仕途功名冷漠的情感,以至于他长期抱有遁世的思想。
    “青山不爱宝,岁岁出◇矿”,此处缺漏一字。全诗都为“庚”、“青”韵,而“矿”为“阳”韵,因此笔者认为二字顺序应有误,似为“矿◇”才合适,且“◇”应是一个“庚”、“青”韵的字。笔者妄猜可能是“坑”或“井”之类的字。再就是,这“矿”是什么矿?笔者认为是“煤”矿的可能性大。据文献记载,辽宋夏金时期鹤壁集地区就有了煤矿。1959年鹤壁中新煤矿在掘进中遇到了古煤井巷,并发现许多古瓷器。经河南省文化局考古工作队深入考察,进而发现了宋元时期的古煤矿遗址一处。证明了鹤壁集宋代就有人开矿采煤了。所以诗中的“矿”除了指煤矿,别的矿的可能性不大。 (偶尔发现《走进鹤山》一书中辑载的这首诗中“◇矿”为“矾矿”。矾石,煤炭伴生物,“矾矿”其实就是煤矿——2013-10本文作者)
    “公场沸千夫,利井供百鼎。”“公场沸千夫”,反映出当时鹤壁集一带煤矿开采业竞争非常激烈。对此作者肯定青山之宝——煤“利井供百鼎”的巨大功用,但“谁开争夺源,败此丘壑胜?”由于生产力水平的制约,当时的采矿方法手段肯定还很原始;我们完全可以想见当时管理的无序状态;再加上当时的人们也不可能具有现代环境意识。因此,煤矿开采对环境的破坏肯定非常厉害,作者看在眼里,痛在心上,对此非常不满。人类开采并利用矿藏是社会的文明和进步,但也许作者出身官宦之家,不用像广大下层百姓如下井挖煤的矿丁们那样时时须为养家糊口而发愁,本身也绝无衣食之忧,所以诗中反映出的思想感情,纯粹是出于对“丘壑胜”,即鹤壁集至善应一带的自然山川美景的破坏的怜惜,是可以理解的。尤其是这800年前就有的朴素的环境意识,虽尚片面,但无论如何也有它可贵的地方。 
    最后6句,明显暴露出作者的消极情绪和避世隐居思想。“颇思呼有力,掷入万里迥。”这是作者对那些“败此丘壑胜”者的憎恨和诅咒,也显露出他的无可奈何。但紧接着就对此有点觉得理亏或缺德的自我责备,这反映了作者当时面对这样的社会问题的矛盾心理。最后两句卒章显志,在作者心目中,像许由那样有独特志行、不同流俗的人才是自己仿效的榜样,对许由长久以来的思慕敬仰,致使他梦中常飞绕许由所曾隐居的箕山和颍水。据晋皇甫谥《高士传》记载,上古时代,高士许由,尧让帝位不受,隐居箕山。尧到箕山三次拜请他出任九州长,仍不受。许由认为尧让他出任九州长的话玷污了自己的耳朵,就到颍水边洗耳。许由死后葬于箕山,被称为箕君,箕山也又被称为许由山。作者像许由一样寄情山水,无心仕途。他写过不少游历山水景物的诗,但像这首诗中对这里的“丘壑胜”如此关注和动情的情况还是不多见的。因此,在作者心目中也许当时的鹤壁善应一带正是他苦苦寻找的类似箕山和颍水的地方。这里距作者家乡邺郡,即今天河北的临漳并不遥远,作者所以能对这里情有独钟,肯定这里的景物有使作者动情的地方,难怪他对当时因煤矿的滥采而“败此丘壑胜”那样地心怀不满。
    元好问说郦权“作诗有笔力”(《中州集》卷四)。仔细品读,觉得言之凿凿。该诗语言极其精炼,言简意赅,作者炼字功夫较深,遣词造句,惜墨如金。恰当地用典也极易引起读者的联想和深思,增加了诗的思想含量。我们最关心的是诗中记录的金元时期有关鹤壁集的自然和人文信息,关于诗的艺术手法方面的特点恕不赘述。
                                                                                     2006-6-18

附:
                                                                                                               
【注释】
    鹤壁:指今天的鹤壁集。
    善应洹山:疑指今安阳县善应镇洹水附近的善应山。《山海经》说,在距离北海300里的地方,有一座洹山,“洹山,其上多金玉,三桑生之,其树皆无枝。”此洹山肯定不在善应。《水经注》:“洹水出上党泫氏县。水出洹山,山在长子县”。据长子县境内的地名普查,没有发现有洹山,亦无带洹字的地名。今人考证洹水实源自林州林虑山。
    鹤山:鹤壁集南羑河南岸的最高的那座山,因位于鹤壁古镇之南当地人也称之谓“南山”,也叫“访子山”。上面有座塔(有的人误以为是炮楼),现在剩得不到1/10,还有庙宇,于90年代初重新修建。鹤山离原来的南街大约有500米左右,现在鹤山上居住着鹤壁集南街的居民。作者极有可能是头一天在庙上投宿的,不然,鹤壁集到善应是不路过鹤山的。
    陵:登。
    羊肠:喻指狭窄曲折的小路。
    硖:xiá,古同“峡”,两山间的溪谷。
    却立:后退站立。
    老眼:老年人的眼睛、眼力。指视力所及,亦指辨别是非好坏的能力。
    绝境:与外界隔绝的境地。没有出路的境地。
    桑柘:sāngzhè,桑木与柘木。
    郁:yù,丛生,繁盛。
    栖:qī,栖息,歇息。
    短景:日影短。谓白昼不长或将尽。
    穷溪:小溪、浅溪。穷,此指水小、浅。
    溜溜:水流泻注,或水流滴声。
    绠:gěng,井绳。
    下流:河流的下游。
    势合句:满山泉流积聚在一起,时间久了,就奔腾而下。势合,有聚合之势。骋,奔跑。
    滩光句:浅滩之水,光亮如落于地上的明镜。 
    岚气:山中雾气。
    霏雨:飘落的雨滴。
    禅定:佛教禅宗修行方法之一。一心审考为禅,息虑凝心为定。佛教修行者以为静坐敛心,专注一境,久之达到身心安稳、观照明净的境地,即为禅定。
    残僧:指“青壁”上残破的“两佛”雕像。
    零落:凋落。烟暝:昏暗。
    金地:佛教谓菩萨所居以黄金铺地,此借指佛寺。
    杂沓:纷杂,杂乱。
    樵牧:打柴放牧的人,泛指乡野之人。
    同游:一起游玩之人。
    六逸:指竹溪六逸,唐开元末,李白与孔巢父、韩准、裴政、张叔明、陶沔居泰安府徂徕山下的竹溪,日纵酒酣歌,时号“竹溪六逸”。
    轰饮:狂饮,闹酒。
    高兴:高昂的兴致。
    嘲咏:谓歌咏以嘲讽。
    感物:见物兴感。
    醉语句:仿佛醉话那样特异。径廷,同“径庭”,相差很远。
    公场:公共场地。当指蕴含矿藏的“青山”。
    沸千夫:使很多人像水沸一样(去开矿)。沸,使动词,使……沸腾。千夫,形容人多。
    利井句:有利于乡井。
    百鼎:千家万户用的锅。鼎,古代烹煮用的器物,一般是三足两耳。此指锅。
    谁开句:是谁开的争夺矿产的头儿。
    败此句:破坏丘壑之美景。丘壑,山和溪谷,泛指山水美丽的地方。胜,优美,此作名词美景、胜景。
    颇思句:很想呼吁有权势或有财力的人。有力,有权势或有财力者。
    掷入句:把他们扔到万里之外。掷后省略代词宾语“之”(代“开争夺源,败此丘壑胜”者)。迥,jiǒng,遥远。
    天神:指天上诸神﹐包括主宰宇宙之神及主司日月﹑星辰﹑风雨﹑生命等神。
    痴绝:傻到极点。
    谩:毁谤,谩骂。
    瘿:yǐng,颈瘤,俗称大脖子。中医指多因郁怒忧思过度,气郁痰凝血瘀结于颈部所致。
    畸人:jīrén,指有独特志行﹑不同流俗的人。
    飞梦:指梦中飞越。
    箕颍:相传唐尧时的隐士许由,住在“颍水之阳,箕山之下”(见《高士传》)。后人便以“箕颍”或“箕山之志”指称隐居山林之志。
【作者简介】
    郦权(?——1193?),金代文学家。字符舆,邺郡(今河北临漳)人。其父郦琼,字国宝,宋宣和间弃文从武。后降于金,仕至武宁军节度使。金章宗明昌(1190-1196)初年,被任为著作郎(掌编纂国史的官名),不久(约1193年)就去世了。著有《坡轩集》。

附:有关资料
                                               关于“鹤山”的通信
尊敬的姚校长:
    您好!我前几天认真读过您发来的这篇文章。因为鹤壁从唐代初年就有“鹤壁”这一地名,那么“鹤山”也应与“鹤壁”差不多同时出现吧。那首诗是在元代人写的,应该如此,更何况我们当地人一直把鹤壁集河南岸的最高的那个山称之为“鹤山”,鹤壁50年代刚建市时有两个区,这里称为鹤山区。当然后来市政府南迁之后,鹤壁集城镇户口的划分为“鹤山区”,农村户口归“郊区”,现在鹤壁集又重新归“鹤山区”政府管辖。
    鹤山是原鹤壁镇最重要的一座山,上面有座塔(有的人误以为是炮楼),现在剩得不到1/10, 还有庙宇,于90年代初重新修建。底下有烈士陵园(原来两次解放鹤壁镇,由于鹤山易守难攻,又有几十座明碉暗堡,所以伤亡惨重)。
    所以应该是诗中的“鹤山”,我认为就是现在的鹤山。“南山”位于鹤壁古镇之南而言的。鹤山离原来的南街大约有500米左右,现在鹤山上居住着鹤壁集南街的居民。
    如果能够找到这首诗的作者不是当地人,他极有可能是在庙上投宿的,那样的话,我觉得就可以确认了。如果是当地人,就麻烦一些,因为鹤壁集到善应不路过鹤山的。
    欢迎您到鹤山及善应玩,这些地方我以前一直去的。我每次回到老家之后,天天到鹤山跑步的!
    现在我正在写一篇学术论文(软件产业创新集群方面的),我忙里偷闲仍在写”鹤壁文化研究“,从事鹤壁文化研究是我以后所从事的一项重要工作了!
    关于鹤壁集方面的文化历史等,我父亲赵海生知道很多,他会很热心的。
    祝您在鹤壁挖出大宝来!
   
                                                                     学生: 赵玉鹏
                                                                                     2006.8.14
--------------------------------------------------------------------------------

-----原始邮件-----
发件人:"姚慧明" 
发送时间:2006-08-14 09:24:58
收件人:"zhaoyupenghebi" 
抄送:(无)
主题:Re: Re: 另有一句

    “在南山(今鹤山,又名访子山)”
    我的那篇《发现一首金代诗人咏及“鹤壁”的古诗》写到的 金代•郦权《自鹤壁游善应洹山》首句“清晨发鹤山,瘦马陵峻岭。”中的“鹤山”是你所说的“鹤山”吗?

前一篇<---本篇--->后一篇

 

返回主页     留言评论


 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181169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 老农   网页制作:欧丽技校 关良梅 赵乾杭
技术支持:
淇县之窗    豫ICP备09020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