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淇河文化研究第一卷(2005-2006)

 

飞瀑流泉话南源——“淇河探源”系列报道之四

张忠诚 李宏庆 邓录福/文 袁国强/图

      据史料记载,淇河有三个源头,其南源头就在山西省陵川县古郊乡昆山村西莲花山下的老潭根。记者在经历了千难万险后,终于揭开了淇河南源的面纱。
      11月18日上午,大雾弥漫,天上下着毛毛细雨。记者一行4人从陵川县城出发,赶往昆山村。在与昆山村距离最近的营盘村,当地农民告诉我们,进村的山路比较险峻,路况较差,越野车根本过不去。于是,我们租了农民一辆拉煤用的改装过的三轮车冒险前往昆山村。
      没有走过危险山道的人根本想象不到这里的山路危险到何种程度。说是路,其实是沿着悬崖边缘开凿出的一条小道而已。前4公里是隧道,后十多公里是山道。隧道与山道路面狭窄,凸凹不平,坡陡弯急,大部分时间只能容一辆车通过。隧道从绝对高度约500米的悬崖上当腰穿过,呈西高东低之势斜坡而下,近10米左右开一“天窗”,光透而入,可窥见洞外的山光水色。在拐弯处停车回头观望,“天窗”一字排开,上罩危壁,下临深渊,令人胆战心惊,头晕目眩。加上细雨濛濛,大雾弥漫,道路泥泞,稍不小心,随时都有可能葬身深渊。当地农民称这条路为挂壁公路,也叫悬挂公路,意为悬挂在峭壁上的公路,可见其险到何种程度。就在记者返回的路上,由于路滑,一个小伙子开的三轮车就翻倒在了半山腰的公路中间。
      在鬼门关晃悠了几回的我们走完了近15公里的山路后,向北走二三百米,终于在11时30分来到了昆山村。据村民郝宝秀介绍,昆山村共300多口人,村里的地大部分都是梯田,主要种植玉米、土豆等;小麦种得很少,产量也不高,亩产在150至250公斤左右。村里还有很多山楂树,山楂年产量在25至30万公斤左右,品质很好,特别蓬松,水分小,个大,适口。但好姑娘找不到好婆家,由于交通不便,在当地每公斤山楂只卖到3角钱。这里的农民很穷,多靠外出打工挣钱。1996年,老郝的孩子成为该村有史以来的第一个大学生,全村人都为之感到骄傲。老郝还热情地向我们介绍,这里的景色很美,每年4月份,满山遍野的山桃花次第盛开,到处是白茫茫的一片;到了秋天,满山红叶,又是一个红色的海洋。
      通过老哥的介绍和实地观察,我们感受到了这里美丽的自然风光,也感受到了这里的封闭与贫穷。大山,是导致当地农民贫穷的主要原因,也是农民走向富裕的希望所在。当地政府已经开始着手开发昆山自然风景区。辉县南坪风景区的万仙山及万仙洞其实就在昆山村南边。
      在老乡的指点下,我们在村子的中间,找到了当地人所称的沙窑河。河呈东西走向,从昆山村中间穿过,由西向东流过。我们从昆山村沿河向西,艰难跋涉。河床上布满了各种各样的石头,大的、小的、圆的、方的,千奇百怪,形状各异。在离村子约1公里处的河南岸有一瀑布自崖上喷出,流入河内,落差有10多米,当地人称其为北沟。与此不远,还有一条南沟,叫青河沟,只是平时干涸,到雨季时才有水。再向西行,沿岸的山越来越高,路越来越难走,从山上滚落下的大石头堵塞着河床。山上怪石嶙峋,植被茂盛,不时有小股溪流汇入河中,使人顿生“涓涓细流,汇成江河”之感。山谷内空旷寂静,环顾四野,寥无人烟,哗哗的流水声更增添几分恐怖气氛。好在从昆山村出来时,村里的一条狼狗一直跟随我们,跑前跑后,成了我们的“向导”和“保镖”,我们都亲切地称它为“good”。
      再向西,在一处落差较大的地方,河道上筑起了一座拦河坝,在河道的北边建有一条引水渠,为昆山村群众吃水及昆山水电站发电所用。据昆山村群众介绍,这条河平时水量不大,水量最大时河面有10多米宽。1996年这里发了洪水,离河道近的房屋都被冲毁了。所以,现在群众都住在远离河道的地方。
      离村子约3公里,一条悬崖耸立面前,河床也随之抬升很多。由于大雾弥漫,也看不清前面的情况。(上接第一版)顺着山崖蜿蜒向上,眼前豁然开朗,一座大山阻断去路,山脚下,一个深潭赫然入目,这便是老潭根了。老潭根前有一片开阔地,前面有一巨石,泉水从绝壁中的石缝中不断流出,汇入潭中。潭水深不见底,从山势可以看出,在雨水充沛的季节,这里是一个落差在100多米的大瀑布。站在潭前放眼四望,有高耸入云、错落有致的山峰,有清澈透明的潭水,有像云彩一样的漫天大雾,有各种各样的怪石,有昂首向上的油松,不能不让人惊叹这里的美景,难怪同行的牛志民师傅说,尽管经历了一些危险,苦点累点,但欣赏到这样的美景,找到了淇河的一个源头,还是值得的,让人有一种成就感。是的,历尽险阻方找到这人间胜景,正应了王安石那句名言:“世之奇伟,瑰怪,常在于险远,非有志者不能至也。”
      据当地群众介绍,沙窑河曲折向东2公里,流到河南辉县南坪村。为证实这一情况,记者一行在找到源头后,又折回昆山村,然后顺河向东,向南坪村进发。昆山村到南坪村直线距离大概只有2公里,但走起山路,却有4公里之遥,而且同样是挂壁公路,只是路况比上边的挂壁公路要好许多。顺河走不远,便是友谊峰,峰南百米处有清嘉庆、同治年间竖立的两通界碑。自古以来,河南的南坪村和山西的昆山村同走一条路,同饮一河水,礼尚往来,亲如兄弟。如今共用通信、输电线路,同走致富路,和睦求发展,故称友谊峰。穿过友谊峰,接着就是将军峰,峰高89米,游离绝壁20余米。相传西汉末年,义军首领樊崇,被敌军围困在峰高壑深的大山之上,兵将渐少,粮草告罄,仰天长笑,撞山而死。天长日久,他的躯体化作巨石,巍立壁前,展示着农民将军永不屈服的风采。
      在经历了数次的曲折之后,我们终于沿河来到了南坪村,沙窑河在南坪村与从西南流下的龙潭沟河汇在一起,向东流去。
      为摸清龙潭沟河的具体情况,记者一行又沿着龙潭沟河的河道向西南方向逆水而上。河道内流水潺潺,两边山峰林立,山上植被茂盛。往里走三四里路,便是黑龙潭瀑布。它是南坪风景区在龙潭沟内的一个景点,落差40余米。瀑前放眼,使人油然想起李白“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佳句。瀑下一潭,面阔46平方米,潭底呈螺旋状,深不可测。徜徉于此,自是物我两忘,心旷神怡。离黑龙潭向南不远,有一白龙潭,上游是刘秀泉,穿天桥廊而来,历经千万年,在绝壁上冲刷出一条深沟,绝壁中间有一水潭,深不可测,从峰顶向下观望似一条白龙穿越而过。
      翻上一道山岭,在半山腰上可见一条公路,沿路向北,可见一条小河顺山流下。据当地老人讲,该河叫通天河,因河水是从山顶一直流到山脚而得名,是河南与山西两省的界河,河南是河南省,河北是山西省,刚才所见的黑龙潭的瀑布就是通天河流下的河水而形成的。而白龙潭的水则是由南坪村的丹分自然村附近的山泉汇集而成。黑龙潭与白龙潭的水汇集在一起,就形成了龙潭沟河。
      龙潭沟河在南坪村与沙窑河汇合后,向东流,至水磨与源于郭亮风景区的郭亮河汇合,再向东流,经沙窑、北沙水等村至辉县南寨镇石门口村西红色娘子桥西南与当地人称之为北河道的香磨河汇合,向东而流。
      由此可以得出结论,淇河南源是由源于老潭根的沙窑河、源于王莽岭北坡的龙潭沟河、源于郭亮风景区的郭亮河以及附近山上的山泉汇合而成,统称沙窑河。 
2003-12-12鹤壁日报 
 
 

前一篇<---本篇--->后一篇

 

返回主页     留言评论


 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181169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 老农   网页制作:欧丽技校 关良梅 赵乾杭
技术支持:
淇县之窗    豫ICP备09020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