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淇河文化研究第二卷(2007)

 

扈家大院

作者:黄乾

   07-02-07  淇滨晚报http://www.hbrb.com.cn/news/qbwb/2007/2/7/0727828641036A21C024873J8GD.html

  这是一座灰色的院落,远远望去,与这片热土异常和谐;它经历了一个甲子的轮回,通体落满了时间的灰尘,也刻满了历史的痕迹——一望便知,它是一处与传说乃至传奇有关的院落……

匪没之地的豪华院落

  与周围民居不同的是,坐落在庞村的扈家大院显然是一座气派的宅院。
  它的气派主要体现在规模上。扈家大院由三进院落86间房屋组成,占地面积5000平方米,四周由高约三丈的砖墙围起,基本属于清代民居的建筑风格。
  尽管偌大的院落看上去不算精致,却几乎涵盖了那一时期中国北方传统建筑艺术的所有元素。
  庄院坐北朝南,大门阶下两侧有两座石狮,门楼上悬“扈家庄院”的匾额,两旁上首刻有“敬德”、“修业”的字样,并有描绘淇河风光与沿岸居民生活场景的砖刻图案。
  由门楼而入,一条长约80米的石铺甬道直通大院深处,由此望去,三进院落、九门相照式的建筑格局尽收眼底,按照传统说法,三进院落由南向北依次称主院、中院、北院。甬道两侧的房屋均为开间暗棂柱走廊,中院、北院为三进环套院落,为鹤壁典型的“穿心庭院”,即院院之间有穿心过厅相连。南面的大院是双通四合斗院,硬山顶阶进式门楼,西跨为正,东跨为偏。
  这样的宅院在中国并不鲜见,比之稍早的山西民宅建筑,风格与扈家大院相似,但更趋完美与独特。尽管如此,扈家大院仍凸现了中国传统建筑艺术的精髓,它以一种“大写意”的手法将中国传统建筑艺术的所有元素一一呈现,即“天人合一”的中国古代哲学思想在建筑格局中的完美体现。
  然而有意思的是,这样一所院落竟然建在了一处匪没之地上。
  庞村位于鹤壁东南部,地处太行山余脉与华北平原的过渡带,土地肥沃,历来是周边地区的“粮仓”。历史记载,元朝以来直到新中国成立前夕,这里始终“匪患不绝”,五百年来不知有多少绿林好汉在这里落草。
  我们想象不出当年这里是何等的热闹,然而静谧的甚至散发着人文气息的扈家大院,似乎将这一段历史隐藏在了青砖灰瓦之中,让人忘却了这里曾经发生过的厮杀、掳掠与血腥。
  也许,这正是扈家大院的主人建造这所院落的初衷吧。

                                                               豫北匪首的暴敛之作

  事实上,扈家大院的确与一位人人皆知的人物有关。
  说起扈全禄,庞村人至今仍滔滔不绝,赞美和诋毁之词兼而有之,时间虽然过去了60多年,扈全禄仍是庞村人议论的话题。
  大约从1938年起,当时如日中天的大土匪扈全禄用其惯用的横征暴敛、大兴土木,开始在家乡庞村修建这所庞大的院落。他责令各乡各户出工出力,包括所需各种建材也一一分摊到户。到1945年大院建成,竟历时7年之久。
  但是,作为威震一方的匪首,扈全禄建造这所宅院并不是为了自己居住,而是要把它当作学堂,供乡里的孩子读书识字。
  即便是在现在,扈家大院仍算得上是庞村最好的建筑之一。而当年,杀人不眨眼的扈全禄竟然为乡亲们修造了一所漂亮的学堂,这似乎让人匪夷所思。
  姑且不论扈全禄的恶行以及为修建这所院落他所采取的种种巧取豪夺,当年在一片破败的房屋中,一群衣衫褴褛的孩子从一所豪华的院落里发出朗朗的读书声,这情形不免让人感到惬意。
  我们无从知晓恶贯满盈的扈全禄此举是出于赎罪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虽说此举远远不能抵消他的罪行,但扈家大院就这样长久地留在了人们的视野中,成为庞村的一部分和一段历史的标记。

 扈全禄其人

  扈全禄的名字早已被深深刻进了扈家大院的青砖灰瓦中。
  据《鹤壁市志》记载,1901年,扈全禄出生在庞村镇扈堂村,他生性暴躁,心狠手辣,很早便干起了杀人越货的营生。
  扈全禄的发迹始于1936年,这年他在淇县老寨拉起了一支千余人的土匪队伍,称霸一方。抗日战争爆发后,扈全禄被国民党委以“浚县抗日义勇军第一路司令”,不久他又投靠日本人,任“皇协军河南省剿匪司令”,但所部很快被八路军漳南兵团全歼,扈全禄带领残部逃回了庞村。
  1939年,扈全禄重新投靠国民党,先后任“国民党第一战区第八支队司令”、“国民第六军少将旅长”、“暂编陆军独立十六旅196团团长”、“安阳专区第三保安大队队长”等职。有人统计,1937年至1947年间,扈全禄采用枪决、砍头、活埋、肢解等手段,残忍杀害了5000余人,烧毁房屋2000余间,掠财、奸淫妇女无数。
  1947年5月,刘邓大军陈锡联部在庞村和杨小屯将扈全禄部彻底歼灭,1949年扈全禄被解放军抓获并判处死刑,当年8月,扈全禄在行刑前自杀身亡……
  面对这样一个嗜血成性、恶行累累的人,我们又该如何去感受扈家大院呢?
  好在历史总是以一副客观、冷静的面目呈现给后人,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无论你赋予它怎样的爱恨情仇,它已然属于了过去,属于了记忆。
  历史已对扈家大院曾经的主人作出了公正的审判,历史也让这所院落获得了新生。今天,这所庞大的院落掸尽灰尘,又被赋予了全新的使命。

 传承淇河文化的载体

  新中国成立后,扈家大院一度是乡公所、庞村小学、农村信用社、庞村卫生院的所在地,直到1991年所有机构搬出。此后,长期闲置的扈家大院日渐破旧,部分房屋甚至濒临倒塌。
  2005年1月,我市几位有识之士筹资200余万元,开始对扈家大院进行全面修缮,并着手筹建淇河文化博物馆。
  当年11月,修缮工程基本完工,馆内设置了淇河民居、鹤壁民俗、古代文物、古代交通工具、历代货币和契税票证、浮雕和泥塑、鹤壁古陶以及罗贯中、孙思邈、许穆夫人纪念馆等14个展厅,展示了鹤壁悠久的历史文化和民间风情。
  此外,院外展品也颇有特色,如八卦图、博业坊、小憩亭、油碾、石磨、石臼以及古砖刻楹联、明代石刻石柱等。
  2006年1月11日淇河文化博物馆开馆以来,年接待游客3万余人,充分发挥了这座建筑的作用,向人们提供了一个展示、研究、弘扬淇河文化,反映鹤壁历史发展的平台,曾经沧海的扈家大院肩负起了全新的历史使命。

 

前一篇<---本篇--->后一篇

 

返回主页     留言评论


 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181169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 老农   网页制作:欧丽技校 张杰
技术支持:
淇县之窗    豫ICP备09020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