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淇河文化研究第二卷(2007)

 

一代“谋圣”姜子牙的前世今生系列之四 姜太公的民间解读

作者:首席记者 李红军 文图

 

0719B2501.jpg

图为位于卫辉市太公泉镇吕村西北的姜太公墓
 

 

 

  在卫辉,除了太公庙、太公墓、太公祠等历史遗存外,内容堪称庞大、存在于民间的有关姜太公的传说,也成为姜太公在卫辉的一大佐证,并成为姜太公文化长廊里的一大景观。
  传说不是信史,但传说又在一定程度上补充了信史。
  关键看这样的传说存在于何处,密集程度如何。
  实际上,至少在面对没有文字记载的历史时,传说甚或神话,已经是历史的一种形态,它是跳动在百姓口中的历史,这逐渐成为学界的共识。
  走在卫辉这片神奇的土地上,你无时无处不感受到扑面而来的这种文化信息。
  有关姜太公早年的故事、有关太公庙的故事等,广泛存在于卫辉的乡野民间、老幼妇孺中。
  它们中有说太公不一样出身的,也有表现太公小时候超人的智慧的,更有反映太公诸多磨难的,全方位解读了姜太公其人,也成为卫辉独有的一道太公文化风景。

  旷世奇才的别样出身

  按照卫辉百姓的解读,姜太公为啥有那么大能耐?主要是卫辉的山水滋养了他。
  姜太公故里就位于太行山下,村旁有小溪潺潺流过,到了夏天,鸟语花香,花团锦簇。在这样的环境里出生的姜太公,当然不一般。
  关于姜太公的家庭出身,有两种说法,一说姜太公出身望族,一说姜太公吕望出身贫寒,早年曾当过屠夫,以宰牛杀猪贩卖茶水糊口,后曾在殷王朝当小吏,因痛恨商纣王昏庸无道,愤然弃官周游,垂钓渭水。暮年遇文王,遂志展才,献兴国安邦之策,牧野一战,兴周灭纣,终佐武王成就大业。
  但无论哪一种出身,姜太公在百姓心中的地位都是一样的。
  传说殷商时期,姜塬的姜氏和西岐姬氏已经有了密切联系,两个部落首领同朝辅商主,结为莫逆之交,并互通婚姻。到了文丁帝,姜氏部落首领姜发的姐姐嫁给了西伯侯姬历为妻,两家更是亲上加亲。
  文丁帝后期,朝中奸臣诬告姬历谋反,刚愎自用的文丁帝对姬历处以斩刑,并把在御林军为大将的姜发也削职为民,迁徙故乡种地去了。
  姜发为人忠厚,正直勤劳,他娶姬氏族中一个名叫姬凤的女子为妻,两人恩恩爱爱,相依为命,只是四十多了还没有子女,两口子十分遗憾。
  且说有一年,天宫中发生了一件奇事,天帝御池中供玩赏的一只金龟忽然得道成精,隐形飞出南天门,偷偷下凡人间,看管御池的白玉龙因在王母娘娘的蟠桃会上多饮了几杯酒,不觉沉醉睡着了。醒来不见金龟,心中恐慌不安,害怕天帝问罪,也悄悄下界。
  一天,巡查官到御池巡查,不见了金龟和玉龙,慌忙奏知天帝,天帝让巫师推算祸福,巫师屈指一算,奏道:“天帝,大事不好!白龙已在西伯侯王府出世,金龟也已经落入商宫投胎,怎么办?”天帝道:“金龟原有一帝,但是殷商尚有八十年江山,前六十年盛世应是帝乙为王,后二十年才能传给金龟乱世,金龟既已下界投胎,也只好如此了,特赐他孕胎四十年。白龙八十年后原也有一帝,只是他早下凡四十年,并已出世,这西周帝业只好留给青龙接替了。”说罢传旨太公望,说:“你本应四十年后同白玉龙下界,辅佐玉龙替代殷商江山,不想玉龙偷偷下界投胎转世,天意如此,太公也只好下界,只是八十岁的世寿虚度了,这样,本帝再给你添上六十岁,你前八十岁艰苦度日,养性学艺,后六十年佐周王统一天下,勿负朕望。”随即传旨天兵天将,将太公望调遣下界候用。
  且说姜发和妻子姬凤被酋长安排在一片荒野看管姜园,隆冬季节,北风刮个不停。姜发、姬凤住在四面透风的小草庵中,久久不能入睡,于是就把门外的柴草抱进屋里取暖,熊熊大火把屋内照得通明,两口子边烤火边唠家常,不觉又扯到生儿育女的事,闲话引起了心思,两口子就把火堆当香,双双跪下祈祷,二人想起南极仙翁,就天长地短地向南极仙翁求儿女。
  话说太公在天庭将下界的事宜安排停当后,径直出了南天门,他只顾低头走,不觉踏错了云路,撞着了南极仙翁,南极仙翁问太公何去,太公就把玉帝旨意说了一遍,太公说道:“贫道意欲下凡西岐,不知仙翁有何指教?”南极仙翁摇头说道:“不妥,不妥,商汤尚有八十年气数,江山像铁桶一般,朝内不乱,外边难破呀!依贫道之见,不如到朝歌附近,早晚窥视商宫,一旦有变,便集西岐兵,提兵灭商,易如反掌也!”太公称谢道:“仙翁见教,当记肺腑。”二人正说着话,南极仙翁只觉得一缕香气冲入脑门,睁开慧眼一看,只见莽莽原野上一座泥草土庵里,一男一女正在焚香祷告,便笑着对太公说:“太公,搭救生灵,为民请命,要忍辱负重了。”说着,一把将太公推下云路,太公跌下云路,高呼:“雷公助我,贫道去也!”一道紫烟坠下云头,说时迟,那时快,月明如昼的天空霎时乌云密布,雷鸣电闪,大约过了三个时辰,只见空中一个磨盘大的火球,把原野照得如同白昼,随即飘入土庵不见了。顿时,云消雾散,雷停电止,月明如故,此时凡间正交三更。
  话说那夜姜发和妻子姬凤以火为香对天祷告,不想天变得那么快,雷鸣电闪间,一个火球直向姬凤的怀里滚来,入怀即刻不见了。这下把姬凤吓坏了,昏昏沉沉一病不起,一直病了三年零十个月。一天天正在下雪,皑皑白雪把大地盖得严严实实,姜发见妻子忽然神志清醒,喜出望外,他赶忙给姬凤端水倒茶,问寒问暖。正在这时,只见一个跛脚僧笑哈哈地走过来,用手在柴门上拍了三下,向姜发喊道:“大喜了!你的姜雪天出芽了!”姜发一听姜园的姜雪天出芽了,慌忙跟跛脚僧向姜园跑去,到了姜园,那僧向地下一指说:“你看!”姜发顺着僧人指的地方低头一看,果然白中带青的姜芽破土而出,姜发喜欢得不得了,但等他抬头和跛脚僧说话时,那僧已不见了踪影。当时,姜发的妻子姬凤也想出来看个稀罕,便挣扎着想站起来,她一用力,只觉腹内一阵剧痛,“哇哇……”一个婴儿出世了,姜发又惊又喜,抱起来一看,是个儿子,夫妻俩高兴得不知怎样才好,妻子笑着对丈夫说:“孩子他爹,你给咱的宝贝儿子起个名字吧。”姜发低头寻思:我家生子,而地里的姜又在雪天出芽,就叫姜子牙吧!
  原来那金龟四十年后在商宫里投胎出世,就是后来的殷纣王,白玉龙就是周文王,跛脚僧人正是南极仙翁。

  姜子牙曾经是个倒霉人

  对于是与非,黑与白,民间自然有民间的话语。但相比而言,他们更喜欢姜太公出身贫困。
  他们的逻辑其实很简单:成大事的人,不经历磨难能成吗?
  所以,众所周知的《封神榜》,其实是对姜太公大大的误读,是对姜太公的大大的歪曲。
  卫辉人心里有个自己的姜太公,那是一个真实的姜太公,是他们心目中的姜太公,比艺术中的姜太公更真实、更贴近他们的心窝子。
  而这样的姜太公也更符合他们的心理预期,符合他们的生活。
  但姜太公又不可能是个普通人,所以他们要给姜太公塑造一个不一般的出身。
  不一般出身的人,配上不一般的磨炼,才能造就一个不一般的人生。在卫辉,传得最广的,是姜太公卖面的传说。
  说是姜子牙学艺后,回到故里姜塬(今卫辉西北一带),拜见了父老乡亲。但眼前所见,让他心酸不已。看看吧,自己的旧宅已成为一片废墟,连生身父母的尸骨也不知安葬在哪里,触景生情,姜太公不觉潸然泪下。到哪里去安身落脚呢?他想来想去,想到了在家时的朋友宋异人,他决定先投奔他家,暂时找个栖身之所。
  宋家庄离姜塬只有二里来地,很快他便来到了宋异人家,这时的宋异人已是70多岁的人了,家境尚可,人称宋员外,他见姜子牙两鬓斑白,几乎认不出来了,姜子牙一番自我介绍,宋异人高兴异常。当夜宋异人摆酒设宴为姜子牙接风,两位久别知己,敞开心怀,侃侃而谈,一直谈了几天几夜。
  且说子牙在此住了月余,想到依靠朋友周济,心中很不是滋味,他想找个落脚的地方安个家,自食其力。宋异人看出了他的心事,高兴地说:“离这里不远有个马家庄,庄上马员外有个闺女,年已六十八岁,还是黄花闺女,与你结亲成家岂不两全其美?”姜子牙想了想,觉得这门亲事不错,便欣然应允,姜子牙很快和马氏结为夫妻。新婚蜜月,俩人恩恩爱爱,十分快活。后来,马氏提出:“咱们经常吃住在别人家里,也不是个法儿,还是找个挣钱门路吧。”姜子牙见夫人说得在理,十分赞同,便出门去做生意。可是他到孟津开店卖肉没多久,由于“地头蛇”的敲诈,生意便做不成了。回到家后,马氏又劝他到朝歌去开店卖饭,又因一些地痞、贪官吃饭不给钱,结果亏了本,又一次转回家来,马氏又气又急,但终不能待在家里坐吃山空,就从娘家借了几斗麦子,夫妻二人搭黄昏起五更推磨,磨了一些面,让姜子牙到朝歌城里去卖。
  第二天天刚亮,姜子牙就担着面向朝歌城走去,走出不多远,只见天空盘旋着一群乌鸦,“呱呱”叫个不停,姜子牙心想:乌鸦叫,祸来到,难道今天还要败兴吗?他来到朝歌东关一棵大树下,将担子放下,摆摊卖面,这时只见大街上要饭的成群结队,面放了半天也无人问津,姜子牙唉声叹气,心中十分着急。
  正在这时候,走来一个光头秃脑的人说道:“卖面的,给我称点面。”姜子牙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乐滋滋地说道:“发利市的来了,你要买多少面?”那个买面的说:“我老伴在粘鞋帮,没浆子用了,她叫我来称一文钱的面。”姜子牙听了,心里凉了半截,但还是喜形于色,买多买少,总算是碰见买主了,也算是生意开了张。于是,姜子牙拿起秤就去称面,谁知道这个买面的不讲理,硬说姜子牙缺斤短两没给够数,掂起秤杆,“咔嚓”一下撅成了两截,还要拉着姜子牙去打官司。正在这时,忽然传来了人喧马叫声,原来是黄飞虎带着御林军的马队巡街来了,只听一个人大声喊:“卖面的老头,快些闪开,马队过来了!”说时迟,那时快,一匹枣红马飞奔而来,一蹄子跳入扁担上的绳套里,把筐里的面袋拖了老远,面撒了一地,姜子牙一看,心疼得不得了,连忙蹲下身子捧面,刚捧了几小堆,又呼呼地刮起东南风,像扫地一样,把地上所有的面吹得一干二净,姜子牙气得捶胸顿足,仰面长叹:“老天啊!你为什么偏与我作对呀?”
  人要倒霉了,喝口水都硌牙。
  就在他仰面长叹之际,天空中正好飞来一只老鸹,拉了他一嘴的屎。姜子牙又气又急,弯下腰捡个瓦块就掷老鸹,不料瓦块下藏着一只大蝎子,狠狠地蜇了他的手指头,他气急了,奋力将瓦块朝老鸹投过去,不偏不正,瓦块正好投在树上的马蜂窝上,一群马蜂一下子朝他飞过来,他边退边打,又一头撞在墙上的一个木头橛子上,头上扎了个大窟窿,鲜血直流,顿时昏了过去。
  过了好大一会儿,姜子牙被一阵斥骂声惊醒了。原来是御林军沿街抓民夫修皇宫,他又被抓去做苦力。干了几个月,他趁看守不注意,悄悄溜出来逃跑了。
  回家的路上,他思前想后,如今穷困到了这个地步,还不如死了好。他一边唉声叹气一边慢腾腾地向前走,突然一条小河挡住了去路,咋想不如死了的好,于是他便向河边走去。当他正要跳到河里时,一个老头儿拦腰抱住了他。这老头儿不是别人,正是好友宋异人。宋异人拉他坐下开导说:“不必这样,不必这样,青年贫困,中年坎坷,年逾古稀必成大器。”子牙摇头说:“这都是废话,我报国无门,不能施展才能,现在又贫困到这般地步,还能成啥大器?”宋异人又说:“不要泄劲,说不定你将会遇到贵人哩。”
  从此以后,姜子牙就按宋异人所说,每天到朝歌大街相面算卦。果然,有一天比干发现了他,把他带到朝里当了大官。
     在卫辉,众多有关姜太公的传说,和太公庙、太公墓、太公祠等历史遗存共同构成姜太公在卫辉的佐证,并成为姜太公文化长廊里的一大景观。

  来源:大河报 厚重河南 

前一篇<---本篇--->后一篇

 

返回主页     留言评论


 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181169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 老农   网页制作:欧丽技校 张杰
技术支持:
淇县之窗    豫ICP备09020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