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淇河文化研究第二卷(2007)

 

卫国故城四百年

作者:陈志付

淇县城北三里桥两侧的西周卫国城墙遗址。

 

位于淇县林业局院内的这段卫国城墙被围墙保护起来。

  公元前11世纪,西周政权建立后不久,以朝歌为中心发生了“三监之乱”,西周再次东征朝歌,历时三年,最终杀武庚、斩管叔,叛乱乱被彻底镇压。为了巩固西周政权,周公旦奉成王之命,将殷纣王的儿子武庚曾经统治的殷地朝歌及周边“三监”之地封给卫康叔,以朝歌为都城建立了卫国。

  12月13日,淇县史学界人士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历史上卫国共延续了850多年,而从卫康叔建都朝歌到卫懿公被杀,朝歌作为卫国都城存在了400多年。其间,这里曾有过康叔之治、武公盛世的辉煌岁月,也上演过石碏大义灭亲、许穆夫人驰骋疆场的壮举……

  卫国八百五十年

  朝歌古城淇县,历史上曾是京畿之地,殷商晚期先后有4位帝王在此营建都城。殷商灭亡后,朝歌继而成为卫国国都。作为西周时期主要的诸侯国之一,卫国以朝歌为都时间长达403年。到了卫懿公时期,卫国衰微,公元前660年,北狄进犯卫国,卫懿公战死,卫国都城被迫由朝歌迁至楚丘(今滑县境内),北狄乘胜追击,迫使卫国又迁都帝丘(今濮阳)。公元前238年,卫国又由帝丘迁都至野王(今沁阳)。公元前209年,秦二世废黜卫国国君,延续了850余年的卫国从此灭亡。

  “卫康叔受封在朝歌所建立的卫国,是当时中国最大的一个诸侯国。”淇县朝歌古都学会会长燕昭安说。燕昭安认为,朝歌作为殷商故都曾在中国历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在殷商灭亡后的400余年间,朝歌又成为当时中国重要的诸侯国之一卫国的国都。自卫康叔建国到卫懿公被杀,卫国在朝歌共历14世17位国君。卫懿公之前,卫国处在相对安定的发展环境中,百姓安居乐业,国家兴旺发达,曾出现康叔之治、武公盛世的局面,并成为当时著名的礼仪之邦。随着周王朝逐渐走向衰败,对各诸侯国也逐渐失去了控制权,导致诸侯国连年征战、相互杀戮,卫国也在这场诸侯争霸中元气大伤。

  淇县文物管理所所长王小运告诉记者,淇县朝歌在卫国时期出现了许多著名历史人物,如开国之君卫康叔、高风亮节的卫武公、大义灭亲的石碏,以及中国第一位爱国女诗人许穆夫人、中国第一侠客荆轲、政治家和改革家商鞅等。  

  康叔受封建卫国  

  康叔,姓姬名封,周文王之子,周武王之弟,因其原封于康地(今禹州),史称康叔。据《淇县志》记载,周王朝平息“三监之乱”后,将殷都朝歌及周边三监之地邶、鄘、卫三国封给了康叔,摄政王周公旦还为康叔扫除了政治隐患,将大批朝歌“殷顽”迁至洛阳为奴,仅留下陶、施、樊等七族殷商遗民,并在长安为康叔举行了封地仪式。

  王小运介绍卫国建国情况时说,公元前1062年,康叔率两万将士来到朝歌,开始在今淇县城东街建王宫、修城池、治国家。康叔将大批奴隶释放后,按照周朝的制度分给他们土地,鼓励百姓开垦私田,此外还扩建桑园,兴建冶铁和制骨作坊,促进了商业和手工业发展。在婚姻方面,提倡“男女同姓其生不番”,改变以往同姓通婚的习俗。还废除了商朝时期活人殉葬的陋习,殉葬品改用草人、草马等。由于康叔治国有方,卫国很快出现了百业兴旺的局面,史称“康叔之治”,朝歌人后来还修建了康叔祠供后人祭祀。

  康叔之后的卫武公也是一位贤明之君,在他执政的55年间,卫国得到进一步发展,他也深受百姓拥戴。史料记载,卫武公能够“百采众谏,与臣共勉”。犬戎杀周幽王后,卫武公从朝歌起兵辅佐周朝平定了犬戎之乱,因战功显赫,被周平王封为公爵。卫武公95岁高龄时曾作《抑》诗自儆:“人亦有言,靡哲不愚。投我以桃,报之以李。温温恭人,维德之基。”卫武公在位期间还建造了被后人称为中国首座国家园林的淇园。淇园位于今淇县城西约20公里,后人为纪念卫武公,于春秋初期在淇园修建了武公祠,还将武公祠附近的一条河流和一个村庄分别命名为思德河和思德村,意为思念武公的美德。武公祠建成后,历代均有重修,直到上世纪初还尚存一定规模。如今,武公祠和淇园遗址被夺丰水库淹没。

  大义灭亲保卫国

  淇县人至今对石碏杀子卫国的故事耳熟能详。石碏是卫国大夫、卫庄公的老臣,他为人耿直,体恤百姓疾苦。卫武公死后,卫庄公的小儿子州吁生性残忍、暴戾,无恶不作,石碏多次劝庄公管束州吁,庄公听不进去,致使州吁更加猖狂。令石碏没有想到的是,他的儿子石厚竟然与州吁厮混在一起,经常干一些祸国殃民的坏事。石碏为了教训石厚,用鞭子抽打石厚并将他囚禁起来,可石厚不思悔改,越窗逃出后住进了州吁府中。

  卫庄公死后,州吁的哥哥桓公继位。卫桓公生性懦弱,这让州吁更加横行霸道。公元前719年,卫桓公要去洛阳觐见周王,州吁与石厚合谋,借饯宴之机杀死了卫桓公,州吁自立为君,首开春秋诸侯国政变之先河。此后,州吁与石厚大肆征兵攻打郑国,搞得民不聊生,当时朝歌有民谣唱道:“一雄毙,一雄奸,歌舞变刀兵,何时见太平?”为了平息民怨,州吁与石厚决定请石碏出谋划策。这时石碏已经告老还乡,州吁便派大臣带着厚礼去请石碏,但石碏痛恨州吁,拒绝参政。无奈,石厚只好亲自去请老父出山。石碏看到卫国被州吁搞得不成样子,便想为民除害,重整社稷。于是他假意献计,让州吁和石厚去陈国请教陈桓公,州吁和石厚便去了陈国。而此前石碏已把一封血书送到陈国,请求陈桓公将州吁和石厚处死。陈桓公与石碏交情甚笃,于是将州吁和石厚囚禁。消息传回卫国,石碏派人急速赶往邢国请姬晋(州吁二哥,史称卫宣公)回国继位。

  当时陈国有大臣说,州吁是首恶,罪当斩首。石厚是从犯,不必处死。石碏却说:“石厚与州吁沆瀣一气,不杀掉他,我在朝歌无脸见人。”结果,石厚和州吁都被杀掉了。左秋明在《左传》中赞曰:“石碏,纯臣也……大义灭亲,其是之谓乎!”  

  玩物丧志失都城  

  但是,石碏的大义灭亲并没有扭转卫国日益衰败的局面。自州吁篡位被诛、宣公继位后,统治者生活奢靡,不闻朝政,王室内讧频仍,至卫懿公时,卫国已是强弩之末。卫懿公治国无方,却是个养鹤的高手,整日痴迷养鹤,最终导致亡国,他因此成为历史上“玩物丧志”的典型人物。

  卫懿公在王宫及朝歌城外设有多处养鹤场,他的鹤像官员一样享有级别和俸禄,上等鹤享大夫禄,次等鹤享士禄,外出游玩时车前有“将军鹤”引导,用餐、朝议时也必须有鹤做为伴,还有宫女为鹤梳理羽毛,甚至把练兵场改成了驯鹤场,把军粮当作鹤饲料。他的鹤出门时一律乘只有大夫级别的官员才能乘坐的轩,对献鹤之人卫懿公更是给予赏赐。养鹤耗费了大量钱财,增加了百姓负担,举国上下怨声载道,国家也日益衰弱。

  公元前660年冬,北狄(今大同一带)人兴兵伐卫,卫懿公“敛兵授甲,抵御狄寇”,但大臣们却对卫懿公说:“主公的鹤都有高官厚禄,让它们去打仗吧。”无奈,卫懿公只得带领少数亲信赴前线迎敌,结果大败,卫懿公被狄寇砍成了肉泥。噩耗传回朝歌,卫公子姬申带领卫国人连夜向东南逃去,狄人一路追杀到黄河边,这时幸遇宋国出兵保护,狄人方才退兵。此后,公子申被立为卫戴公,在今滑县道口镇东暂避祸乱。

  朝歌沦陷后,卫国大夫弘演前去收尸,只见卫懿公的尸体零碎不全,只有一只肝尚且完整。弘演跪下哭道:“主公风光一世,如今无人收葬,我将以身为棺矣!”说罢,拔刀剖开自己的肚子,把卫懿公的肝放进腹中,上演了一出“破腹葬肝”的悲剧。 

  许穆夫人救卫国  

  朝歌沦陷后,卫国处于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这时,有一位女子挺身而出,在各诸侯国中奔走呼号,请求支援卫国,并最终得到齐国的支持,为卫国复兴立下了功勋。这名女子就是卫懿公的妹妹许穆夫人。

  许穆夫人,约公元前690年出生在卫国都城朝歌,后因嫁给了许穆公,故称许穆夫人。许穆夫人自幼喜爱诗词曲赋,她的《载驰》等著名诗篇比屈原的《离骚》还要早300多年,因而又被称为中国第一位爱国女诗人。

  许穆夫人远嫁许国后,时刻思念着自己的祖国。看到哥哥卫懿公嗜鹤如命,国事荒废,她在诗中写道:“思须与漕,我心悠悠。驾言出游,以写我忧。”表达了对祖国的关切和思念。朝歌沦陷、卫懿公被杀的消息传到许国,许穆夫人向许穆公提出援助卫国,但靠许国的国力无法帮助卫国,于是她毅然带领随嫁的同族姐妹经过长途跋涉回到祖国,并与兄长卫文公一同说服了齐国,齐桓公派战车300乘、甲士3000人帮助卫国收复了失地,使卫国进入了复兴时期。 

  残垣之上说卫城  

  目前,现存的卫国城墙有四段,每段古城墙边都立有“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卫国都城”的标志。记者登上古城墙,遥想当年卫国都城的繁华景象,如今却只留下了城墙遗址供人凭吊。

  “卫国都城位于淇县县城四周,城址平面呈长方形,南北长2250米,东西宽1650米。城墙宽70米,高9米,文化层厚达13米,城内面积约有400万平方米。”王小运介绍卫国都城时如数家珍。王小运说,保存至今的四段古城墙,一段是县城北三里桥两侧长830米的北城墙,其他三段是西城墙,分别位于县煤建公司、县林业局院内和县银河纱厂后面。记者在淇县林业局院内看到,长13米、宽11米、高3米的卫国城墙,四周建有漂亮的花墙将其保护了起来。

  上世纪曾在淇县朝歌镇东关村、付庄村和桥盟乡桥盟村先后发现了制骨和冶铁作坊遗址,以及春秋战国时期的墓地,出土了铜鼎、铜剑、骨器、陶器等一批文物。王小运说,卫国都城的宫殿区和墓葬区,由于种种原因目前尚未进行全面勘探,所以不知其详。但可以想象的是,那里一定埋藏着卫国都城更多鲜为人知的秘密。

       来源:文化鹤壁

 

前一篇<---本篇--->后一篇

 

返回主页     留言评论


 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181169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 老农   网页制作:欧丽技校 张杰
技术支持:
淇县之窗    豫ICP备09020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