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淇河文化研究第二卷(2007)

 

美女不是妖精 红颜也非祸水

作者:宋英泽

 河南省商宋文化研究专业委员会常务副会长 □ 宋英泽 

中国史学从黄帝之母开始,就有了关于妇女的记载,古典文献中也都有君子与淑女的记录。远在公元前10,刘向[1]的《列女传》就有意识地把中国妇女作为传记记录的对象记录了下来。刘向之后,史书中记载各个朝代的妇女,多都照此体例书写,代代帝王之妃都是红颜祸水,个个嬖妾美女都是妖孽恶妇。但凡质而有德、聪慧贤良、终能劳苦、清净贞刚女性则记写有限。明朝许仲琳[2]撰写的《封神演义》[3]让世人差不多都知道殷·纣辛[4]的宠妃是有苏国国王的女儿——美女妲己[5]。只是这妲己大概真的是貌美耀人眼,以致招惹了后世的许仲琳,被其以文字刻画成了有名有姓的红颜祸水,成为一个由千年狐狸精妖变的美女,毁了纣辛、亡了殷商的千古罪人。
其实,在男尊女卑的封建奴隶社会,一个帝王怎能轻易被一个女人所左右?夏桀末喜、殷纣妲己、周幽褒姒、陈女夏姬、赵悼倡后等[6],好象没有“女祸”,帝王才真的圣明,国家、朝代也不会灭亡了。把一个“金毛九尾”狐狸精妖变的美女许配给帝王当宠妃,实在是许仲琳这种“伐柯人”[7]们愚弄读者的阴暗心理表露。《封神演义》是一部神话小说,其人物情节是不符合史实的虚构。“它的内容包含着不少的封建糟粕,如所提倡的‘三教合一’,正符合封建统治者的需要,无形中成了统治阶级恐吓、愚弄、麻醉人民的精神枷锁”(见黄立振《八百种古典文学著作介绍》中州书画社1984年1月)。书中充斥着荒诞的神话言词,把纣辛“剖贤人之心”描述得活生生的,编造妲己怕比干虽然被剖了心但不会死,就变成一个叫卖“包芯菜”的农妇,追赶骑着白马奔牧野,要去殷都以南的“心乡”(今河南新乡市)安心的比干,诱骗比干下马买心,把比干气死。“神话的虚构是一目了然的,用不着作任何考证就可以如此确定”(见柏杨《中国人史纲》同心出版社2005年9月第一版)。据《新乡县志》记载,新乡在西周时称鄘。至隋,并入获加,称新店乡。后归汲郡,改称新中乡。之后,才改称新乡。而比干死后又是天葬于牧野南边的顿房店,并以墓建庙。我们从古到今,也没有在距朝歌方圆百里的范围内找到“心乡”这个地方。如果比干真的是被纣辛在朝歌的摘星台上剖了心,他还能骑着白马远行牧野,到“心乡”去安心吗?剖了心都不会死的比干,怎会被妲己的一句话所气死呢?
艺术作为生活的反映,不只直接反映生活中的某些具体情况,更重要的是它间接反映了更为广阔的实际生活。将亡国之罪归咎于“女人”一身,让“女祸亡国”做历史的铺垫,至今也难以让女人们认可。如作家周云芳在《一生必读的中国帝王史》中写到:“每个王朝的灭亡,几乎都与一个红颜祸水的传说有关。最著名的例子就是‘妲己亡殷……’不过,国家灭亡,纠其原因,应首推国君的治国不力,把一个政权的灭亡完全算到一个女人头上是不公平的。今日我们既不能说那些有关妲己的传说是假的,也不能断定历史上实有其事。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商朝的亡国决不是因为妲己一个女人的缘故。”﹙中国档案出版社200510月﹚这种充分暴露出来了却还在尖锐地对立着的矛盾,说明人们对于矛盾的关心还是有倾向性的。“一定立场一定观点的做家,不会对于矛盾采取‘公道’的第三者的态度。”﹙《王朝闻学术论著自选集·新艺术创作论》北京师范学院出版社199110月北京第一版﹚因此,周云芳的话说得虽然不够情愿,却还是反映了女人们的共同心声——我们既不是祸水,我们也不是妖精!
 
      [1] 刘向:公元前77~6,西汉·沛﹙今江苏省沛县﹚人。本名更生,字子政,楚元王刘交四世孙。宣帝时任散骑谏大夫,元帝时曾被捕下狱,成帝时更名向,任光禄大夫。通达经术,善为文章,校阅皇家藏书,著有新序、说苑、列女传等书。
      [2] 许仲琳:约公元1567~1620,明·应天府﹙今江苏省南京市﹚人。亦作陈仲琳,号钟山逸叟。传说为人托名,著《封神演义》一书,但为孤证,尚难断言。
      [3] 《封神演义》是叙述西周·武王姬发攻商伐纣的故事,其中附会神怪,荒诞奇诡,以双方将士死后封神为结局。此书现知最早的版本是明万历年间金闾舒载阳刻刊本,藏于日本内阁文库,书中卷二题作:“钟山逸叟许仲琳编辑。”所以,多数学者认为《封神演义》是许仲琳所著。也有人认为《封神演义》是《金瓶梅》作者王世贞所作,因无可靠证据,亦不足为信。《传奇汇考》卷七《顺天时》传奇解题云:“《封神传》系元时道士陆长庚所作,未知的否。”30年代时,张政烺考订“元时”系“明时”之误。根据咸丰年间《重修兴化县志》卷八“人物志”记载:“陆西星,字长庚,江苏兴化人。”但说其著《封神演义》,无直接证据。因此,《封神演义》的作者到底是谁,至今尚有争论。
      [4]殷·纣辛:帝乙之子,名受,商朝末代帝王。注:“商纣、殷纣、帝辛、殷辛皆为受也。”
      [5]妲己:有苏国国王之女,名己,殷·纣辛的宠妃。
      [6] 见刘向《列女传》卷之七“孽嬖传”。
      [7] 伐柯人媒人。《诗》豳风·伐柯:“伐柯如何?匪斧不克。取妻如何?匪媒不得。”《礼》中庸:“执柯以伐柯。”后来因称媒人为伐柯人,作媒为执柯。
 

前一篇<---本篇--->后一篇

 

返回主页     留言评论


 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181169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 老农   网页制作:欧丽技校 张杰
技术支持:
淇县之窗    豫ICP备09020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