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淇河文化研究第二卷(2007)

 

国学大师文怀沙郑州演讲 称骂河南就是骂娘(图)

作者:山西新闻网

国学大师文怀沙

  “老来犹剩双行泪,半为苍生半美人”,这是97岁的文怀沙对自己的总结。

  文怀沙,一个被人冠以国学大师、红学家、书画家、金石家、中医学家等诸多头衔的人。4月21日,在郑州弘润华夏美术馆学术报告厅,围绕“文化与女人”这一主题,他作了主题演讲。

  这次河南之行,他是应“走进郑州·第五届海峡两岸书画大展”主办方——河南省政协、中国文联书画艺术研究中心的邀请而来。

  骂河南就是骂娘

  上午9时30分,文怀沙来到现常当他准备作演讲时,台下掌声四起。老人说:“我还没有讲,你们就拍手,要是我讲得不精彩,你们岂不是白拍了?”

  “我今天充满了激情!”一入正题,文怀沙首先表达了自己的内心感受。

  “这几年,国内有一种不好的风气。有些人做了坏事就往河南人身上推,我心里很难过。”文怀沙说。

  “河南是中国历史和文化的起源地,要了解中国,就要先了解河南,不尊重河南,就是不尊重中国。一些人以偏概全,以点概面,这是不对的”。

  文怀沙说,中国人骂人被称为“骂娘”,和人对骂时,首先就来一句“你娘的”,而不是“骂爹”,这让人气愤。每个人都是娘生的,再伟大的人也都是娘生的。“吃了母亲的奶,竟然忘了母亲,很讨厌。以后,和人对骂的时候,应该来一句‘你爸爸的’!”

  “妈妈的核心是什么?就是善良。所以说,河南人尤其是河南女人都很善良。”文怀沙说,骂河南,就是骂自己的亲娘,而骂亲娘的人,就是坏孩子。

  有一次文怀沙去上海讲学,上海人用方言问他是哪里人。“在上海方言里,湖南和河南,是一个音,于是,我就用上海方言回答他们的问题。”文怀沙说,结果,有很多上海人,一直以为他是河南人。

  “如果河南人容纳我的话,我愿意做一名河南人!”文怀沙毫不掩饰自己对河南的爱。

  我就是不要脸的老头儿

 “我生在20世纪,现在是21世纪,下面就是22世纪。在座的各位,估计谁也活不到22世纪。所以,我们都是同代人,要平等相待。”

  如何平等相待呢?

  “你不要倚小卖小,我还不到50公岁(他认为年过七十,就应该用公岁计算),也不能倚老卖老。”文怀沙说,尊老爱幼是传统美德,但是,有些老人就很不像话,见到年轻人就说“我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都多”,这就是典型的倚老卖老,用河南话说,就是老不要脸。

  “你可以把我当成老头儿,如果你在我身上发现了骄傲,我就是不要脸的老头。”文怀沙说,拥有谦虚、平易近人这两个特点的人,虽不能称其为“伟大”,但最起码有“伟大”的基因

  由此,文怀沙说,张海就是河南一个很有代表性的人,因为张海谦虚。这两年,文怀沙在杭州建立了中国名媛馆,他写了前言。后来,张海就亲自书写了文怀沙的前言。

  “我们没有直接交往过,身为中国书协主席,他能书写我这个老头的文章,让我感到很意外。”文怀沙直言不讳,他对张海情有独钟。

  中原文化是母亲文化

  “黄河是母亲河,中原文化就是母亲文化。”文怀沙说,夏商周时期,河南是中国的中心,而商文化是根,因为那时候创制了甲骨文,所以,商文化是中国文化的母亲。

  去年,韩国人声称孔子是韩国人,和我们争抢老祖宗。“当时,有人找到我,让我出来说句话。我说什么啊,现在的韩国人,有很多古风,他们也讲孝道、诚信。”

  文怀沙说,他没有出面去澄清,因为我们虽然拥有辉煌的过去,但决不能沉浸在历史的光环里。

  此时,他又拿孔子和出生在河南的老子作对比。

  孔子曾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对此,文怀沙说,孔子对妇女有歧视。说女人不好养,那是因为女人在社会上没有地位。女人与生俱来的优点,就是母爱,如果说她们有缺点,也是封建社会强加给她们的。

  “而出生在河南的老子就不同,你看看他的文章,他对女人就没有歧视。”文怀沙说。

  谈及美女,文怀沙说,美女分美人和佳人两种。美人爱的是英雄,先决条件是身体强壮,而佳人侧重的是男人的头脑。“我老了,喜欢我的都是佳人。你们要好好锻炼身体,就像刘翔一样,美人就会喜欢你们1文怀沙的一席话,逗得听众哈哈大笑。

  中国有很多臭男人

  众所周知,文怀沙喜欢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当天的演讲,他就为历史上的四大美女作了一番辩解。

  “中国四大美女,我最欣赏西施。越王勾践为了消灭吴国,就把西施献给了吴王夫差。西施跟吴王睡了10年觉,后来,吴国灭西施回,真可谓忍辱负重。她的忍辱负重强过越王勾践的卧薪尝胆。昭君也是苦命女,当朝的皇上打不过人家,就让昭君去陪外国人睡觉,就这点本事。还有唐明皇,跟杨玉环信誓旦旦,要‘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结果,国家动乱,他带着杨玉环出逃,半路上,就让杨玉环去死了”。

  文怀沙气愤地说:“在重大的历史关头,女人们承担了过多的牺牲,宜为略知羞耻的大男人们所汗颜。最可悲的是那些以唐突美人乃至践踏美人为骄傲的臭男人。他们到底是什么在作怪,到底想干什么,恐怕连他们自己也弄不清楚。这当然不是个人的‘光荣’,而是社会的耻辱。”

  文化人既有奴隶又有奴才

  2005年9月10日,由文怀沙历时10年主编的有“唐全史”之称的大型系列丛书《隋唐文明》,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首发。全书100卷,近6000万字,收录了古籍原典646种,是迄今为止首次对隋唐300年间的历史文化进行全面的、学术的、总结性的大规模撰述,成为展现隋唐文明的精髓与核心的集大成者。

  如今,他正在编纂《商周文明》、《秦汉文明》和《魏晋南北朝文明》,加起来也是100卷。这四套大型丛书加起来共200卷,1.2亿字,摞起来会有十几米高。

  文怀沙表示,之所以主编这些书,就是要对封建王朝,尤其是清编《四库全书》中对古代文献的篡改和歪曲进行系统的纠正。他说:“《四库全书》是在乾隆的亲自指挥下,以纪晓岚为首的一帮奴才们,对中国古籍进行的一次全面的清剿,今天,我就是要以最广大的人民性去还历史本来的面目。”

  “文化人有两种,一种是奴隶,一种是奴才。奴隶有自己的思想,有反抗性,而奴才只会阿谀奉承。司马迁是才高八斗的奴隶,而司马相如、纪晓岚则是才华横溢的奴才。我鄙视奴才,所以,我要编纂史书。”文怀沙快人快语。

  轻视妇女是二等诗人

  在文怀沙看来,屈原的诗篇里,用芳草美人作为象征,以女性为中心,《离骚》的伟大之处就在于此。因此,在他的论诗里,凡是轻视妇女的诗人,都是二等诗人,包括李白、杜甫都是二流的,屈原是一流的。

  他举例:如果我们想到苏东坡光是“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那还不算什么,正因为他能写出“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冈”。这个才是苏东坡了不起的地方。

  文怀沙直言,他爱母亲更甚于爱父亲。“英语把祖国称作Motherland(母亲的土地)而非Fatherland(父亲的土地),其实,这期间埋伏着一种生命的感情回归”。

  文怀沙胸前美髯飘飘,鹤发童颜,如儒如仙。演讲期间,双目炯炯有神,让人想到钱钟书对其的评价:“腹中空空的人,因你不留情面而恨你,有真才实学的人,因你的举荐和点化而感激你,才学的高低与赞毁你的程度成正比。庸人骂你什么也不是,能人大贤就把你比作圣人,他们说的都不对!你是一块石头——是试金石!你名怀沙,眼中却不揉一粒沙子。”

  演讲结束时,97岁的文怀沙感慨地说:“想当年,我也是风流倜傥的美少年,如今,我只能用我青年时代写的一句诗来形容:老来犹剩双行泪,半为苍生半美人。”

(编辑:谢瑨)

前一篇<---本篇--->后一篇

 

返回主页     留言评论


 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181169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 老农   网页制作:欧丽技校 张杰
技术支持:
淇县之窗    豫ICP备09020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