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淇河文化研究第二卷(2007)

 

罗贯中与四山酒店

作者:王俊智

罗贯中的《水浒传》中在水浒大寨的水泊外,有四座“作眼”的酒店,专为山寨作眼线,探听消息上报信息,接纳上梁山的好汉。这四座酒店东山酒店、山南酒店、西山酒店、山北酒店为水浒大寨立下了汗马功劳。探索作品中出现的这些酒店也必将对研究隐居河南鹤壁许家沟创作世界名著《水浒传》的罗贯中有不可估量的作用和意义。(鹤壁的黑山就是“梁山泊”的原型) 

第一个酒店是朱贵酒店,在第十一回“朱贵水厅施号箭,林冲雪夜上梁山”中,林冲遭高俅迫害万般无奈被迫踏雪前往梁山,先接触的就是在朱贵酒店的朱贵。书中写道:

“林冲踏着雪只顾走,看看天色冷得紧切,渐渐晚了。远远望见枕溪靠湖一个酒店,被雪漫漫地压着。但见:银迷草舍,玉映茅檐。数十株老树杈芽,三五处小窗关闭。疏荆篱落,浑如腻粉轻铺;黄土绕墙,却似铅华步就。千团柳絮飘帘幕,万片鹅毛舞酒旗。”

 这便是作者罗贯中对朱贵酒店首次亮相的描写。在第三十五回“浔阳楼宋江吟反诗,梁山泊戴宗传假信”中,对朱贵酒店也有描述:

“树林侧首一座傍水临湖酒肆……干干净净,有二十副座头,尽是红油桌凳,一带都是槛窗。”

 林冲走的方向是东西走,还是南北走,抑或斜走,书中没有交代,朱贵酒店是山寨东山的酒店还是西山的酒店,是山南酒店还是山北酒店,在这里作者也没有交代。笔者以为,冬天下雪天气,一般是北风或偏北风,按正常人理解,此时的林冲应该是东西方向走,由东向西走的可能性大,顶风冒雪走的人很少。即便是亡命天涯的人也是这样,他要避避风雪不会顶风冒雪的。在书中,罗贯中借林冲之眼,倒是对朱贵进行了一番描述:

“林冲看那人(指朱贵)时,头戴深檐暖帽,身穿貂鼠皮袄,脚着一双獐皮窄腰靴,身材长大,貌相魁宏,双拳骨脸,三丫黄髯,只把头来摸着看雪。”

 在后文第三十九回“浔阳楼宋江吟反诗,梁山泊戴宗传假信”中,作者写有一首诗还专门描述朱贵:

“臂阔腿长腰细,待客一团和气。梁山作眼英雄,旱地忽律朱贵。”

 林冲和朱贵相识后,朱贵邀林冲;来到酒店后面一个水亭上对面坐下便作了自我介绍,也道出了梁山为何在此开酒店,简单地说,就是开酒店的宗旨,朱贵说:

“‘小人是王头领(指王伦)手下耳目。小人姓朱名贵,原是沂州沂水县人氏。山寨里叫小弟在此间开酒店为名,专一探听往来客商经过。但有财帛者,便去山寨里报知。但是孤单客人到此,无财帛的放他过去;有财帛的来到这里,轻者蒙汗药麻翻,重者登时结果,将精肉片为耙子,肥肉煎油点灯。’……‘山寨中留下有分例酒食,但有好汉经过,必叫小弟相待。’”

 这朱贵一席自剖表白的话,将酒店宗旨说得十分明白,坦露无疑。

 这个酒店和孙二娘开卖人肉包子的十字坡酒店某种程度上十分相似,说明那个社会是人吃人的社会。

 许家沟村南二三里即朱家村,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属一个行政村,之前属过浚县,也属过淇县,两个村一条淇河相隔,罗贯中隐居许家沟著水浒,很有可能把淇河对岸的朱姓朋友艺术化地写进书中,朱贵说他是沂州沂水县人,沂淇谐音,我们如果按朱贵是淇州淇水县人去理解、去认识去研究,从某种程度上也是符合罗贯中当时创作水浒这部艺术作品的原则精神的。作者写朱贵与山寨联系的开头过程是这样的:

“朱贵把水亭上窗子开了,取出一张鹊画弓,搭上那一枝响箭觑着对港败芦折苇里面射将去。”

 接下来便是三五个小喽罗摇来船,载林冲朱贵渡水泊,奔金沙滩,过断金亭,登三关,上山寨,来到聚义厅见王伦等人,行文至此,书中尽管仍未交代酒店与金沙滩、断金亭、三关、山寨、聚义厅的方位关系,然而人们从感觉上,仍依稀觉得坐船过岸上梁山应该向北走,应该是南北关系,这便从后来的晁盖等人上梁山得到了初步证实。但,朱贵酒店在梁山哪个方向,仍是个谜。

 

 晁盖等七人智截生辰纲,东窗事发被逼上梁山,也是先经朱贵酒店的。在第十九回“林冲水寨大并火,晁盖梁山小夺泊”中,罗贯中写道:

“且说晁盖、公孙胜和阮家三兄弟十数个打鱼的,一发都驾了五七只小船,离了石碣村湖泊,径投李家道口来。到得那里,相寻着吴用、刘唐船只,合做一处。……整顿船只齐了,一同来到旱地忽律朱贵酒店里来相投。”

 这里书中第一次出现“朱贵酒店”四个字。和林冲上梁山一样,晁盖等人先吃了分例酒,朱贵又是拿弓射箭报信号,书中这样写道:

“朱贵见了许多人来,说投托入伙,慌忙迎接。……大喜。……随即取出一张皮靶弓来,搭上一枝响箭,望着那对港芦苇中射去。”

 书中依前描述一样,次日,朱贵同晁盖等人乘船渡水泊,一齐望山寨里来。行了多时早来到一处水口,“到金沙滩上岸”,被“接引到关上。王伦领着一班头领出关迎接。”“一行从人都跟着两个头领上山来。到得大寨聚义厅下”。后来,王伦不容晁盖人,意欲推辞,便先让喽罗后让宋万先后来接晁盖等人到南山水寨吃酒赠金,再欲送晁盖等人下山。书中这样写道:

“当时没多时,只见小喽罗到来相请(晁盖等人)”。说道:‘今日山寨里头领,相请众好汉去南山水寨亭上筵会。’……只见宋万亲自骑马又来相请。小喽罗抬过七乘轿子,七个人都上轿子,一径投南山水寨里来。”

 在这里,出现了“山南水寨”和“南山水寨”,其实这是一个地方,说的都是梁山大寨之南的水寨,且都是在“亭上”。这个“亭”,便是断金亭,也就是林冲火并王伦的地方。这里出现的“山轿”就是用竹竿绑成的竹滑竿轿子。

 行文至此,梁山大寨、三关、山南水寨(断金亭)之间,便有了方位关系,即梁山大寨在山上朝阳处,又在三关、山南水寨(断金亭)之北,往南依次为三关、山南水寨(断金亭)。然而金沙滩与梁山大寨、三关、山南水寨的方位还不甚分明。也许是其他原因,也许是为了交代这种方位关系,或许也是书中情节的需要,作者在第二十回“梁山泊义士尊晁盖,郓城县月夜走刘唐”中便写了,就在晁盖坐了山寨第一把交椅后的忽一日,官府派黄安等人来围剿梁山的故事情节,书中写道:“忽一日,众头领正在聚义厅商议事务,只见小喽罗报上山,说道:‘济州府差拨军官,带领约有一千人马,乘驾大小船只四五百只,见在石碣村湖荡里住,特来报知。’”

 罗贯中在书中又写道:

“且说团练使黄安带领人马上船,摇旗呐喊,杀奔金沙滩来。”

 这里,官府黄安等官军围剿梁山分的是两路。书中交代的是东港路和西港路。西港路是黄安带队,是由金沙滩方向而来。最后这两路的围剿先后被梁山好汉们粉碎了,黄安也被活捉了,犹如中国一代伟人一首反映红军井冈山反围剿胜利的诗一样“齐声唤,前头捉住了张辉瓒。”黄安被绑上了大寨,那其他俘虏和战利品呢?书中交代说:

“一行人生擒活捉得一二百人,夺的船只尽数都收在山南水寨里安顿了。”

 这山南水寨就是前面书中交代的山南水寨,结合金沙滩分析,这山南水寨便在金沙滩北边,实际就是鹤壁寒坡洞。于是金沙滩的方位就出来了,它就是山南水寨之南了。

 再说晁盖新做水浒山寨头领的反围剿的第一仗大获全胜,于是“杀牛宰马,山寨里筵会。”可是好事偏偏有双,山下朱贵头领使人到得山寨报信,原来山下有一群客商晚间从旱路经过,于是梁山好汉下山经过金沙滩把一宗“富贵”的好事做下了,得了很多“金帛财物”、“头口马匹”。这里又出现了“金沙滩”,便是对前面的大寨、三关、山南水寨方位关系的补充。

 可是朱贵酒店在梁山大寨的什么方位呢?书中往下行文,罗贯中老先生在后来的第四十四回便有了交代。

 

 花荣、秦明、黄信、燕顺、王英、郑天寿、吕方、郭盛、石勇等人,手持宋江书札相投梁山大寨入伙,是先来到朱贵酒店,由朱贵放响箭,而后上山的。这在第三十五回“石将军村店寄书,小李广梁山射雁”中,书中有叙述,并一连三次提到“朱贵酒店”这个名字,但书中并未交代它处在梁山什么方位。只是提到“山寨里添造大船屋宇,车辆什物,打造枪刀军器,铠甲头盔,整顿旌旗袍袄,弓弩箭矢,准备抵捕官军”之类工作,然而连具体分工也未明确,就是在第三十九回“浔阳楼宋江吟反诗,梁山泊戴宗传假信”中,作者再次写道朱贵酒店(文中两次提到“朱贵酒店”一词)也仍然未明确交代朱贵酒店处于梁山大寨哪个方位的某山酒店或山某酒店。使人只是意会到朱贵酒店与金沙滩有关系,即写朱贵酒店就离不开金沙滩,反之,写金沙滩也离不开朱贵酒店,究竟二者隔河遥望相去不远?还是一个在上流头(上游),一个在下流头(下游);在第四十一回“宋江智取无为军,张顺活捉黄文炳”中,作者写梁山好汉劫法场得手,又于白龙庙英雄们小聚义,智取了无为军,又活捉了黄文炳,最后返回梁山又经过朱贵酒店,上了水浒大寨,“再起造房舍,修理城垣”。这城垣在那里呢?实际就在鹤壁的黑山之上。早在东汉末年时黑山便有农民起义军修造的城垣,现在仍留有很宽很长的城垣遗址和防御工事石头根基。在劫法场救宋江、戴宗这次作战行动中,专管作眼线通风报信的朱贵上了战场。还有一次朱贵是奉命暗中保护回家取母的李逵,他“交割铺面上与石勇、侯健”,离开酒店一段时间。

 到了第四十四回“锦豹子小径逢戴宗,病关索长街遇石秀”,罗贯中便公开了梁山朱贵酒店的方位了。也写到了其他分工。书中是借吴用之口说出缘由的:

“吴用道:‘近来山寨十分兴旺,感得四方豪杰望风而来,皆是二公之德也,众兄弟之福也。’”

 接着,还借吴用之口说出了分工的朱贵酒店,又说出了新增设的三个酒店和其他分工:

“既然如此,还请朱贵仍复掌管山东酒店,替回石勇侯健。……目今山寨事业大了,非同旧日,可再设三处酒馆,专一探听吉凶事情,往来义士上山。如若朝廷调遣官兵捕盗,可以报知如何进兵,好做准备。西山地面开阔,可令童威、童猛弟兄两个带领十数个伙伴那里开店。令李立带十数个火家,去山南边那里开店。令石勇也带十来个伴当,去北山那里开店。仍复都要设置水亭、号箭、接应船只,但有缓急军情,飞捷来报。山前设置三座大关,专令杜迁总行把。但有一应委差,不许调遣。早晚不得擅离。”

 在这里四个酒店都有了负责人,且都有了方位,重要的是朱贵酒店的方位的庐山真面目终于揭开了面纱。原来,朱贵掌管的是水浒大寨东边的酒店,即山东酒店。也是东山酒店,然而,疑问也随之而来了。水浒大寨在山中偏南朝阳处座北朝南,前面是三关,三关之前是山南水寨,山南水寨紧邻金沙滩,它们由北至南几乎是一溜长线。前面曾提到,《水浒》写朱贵酒店便离不开金沙滩,写金沙滩便离不开朱黄酒店。那么金沙滩和朱贵酒店这方位关系是怎么处理的呢?看来它们南北隔河(湖)遥望的位置是不存在了。留下来的只能是一个在上流头(上游),一个在下流头(下游)了。很明显,既然"朱贵酒店仍复掌山东酒店”,说明他原来一直在山东酒店,那么,朱贵酒店应在金沙滩或叫山南水寨之东了,属下流头(下游),金沙滩也就应在流头(上游)了。

 朱贵在东山酒店距金沙滩多远?书中描写金沙滩虽达四十多次,但明说的不多,给人的印象,好像这二者很近,又是河(湖)南北两岸的关系,还觉得书中这样处理有矛盾。我们仔细阅览《水浒》似乎便能觅出蛛丝马迹,找出它们二者是上下游,且又很远的证据来。这便是第十九回“林冲水寨大并火,晁盖梁山小夺泊”中,晁盖等人上梁山前从朱贵酒店到金沙滩的一段描述:

“次日早晨,朱贵唤一只大船,请众多好汉下船,就同带了晁盖等来的船只,一齐望山寨里来。行了多时,早来到一处水口,只听的岸上鼓响锣鸣。……一行人来到金沙滩上岸,便留老小船只并打鱼的人在此伺侯。”

这里,书中写船只“行了多时”,便是很长时间,决非一时半会儿,就说明船是从东山河边转到山南水边的。是否水浒大寨东山就没有路呢?其实也不是,林冲雪夜上梁山为王伦纳下投名状,连续三天三次下山,不就是有一天,也就是最后一天,即第三天在东山脚下吗,那里也有路,杨志就是路过那里才与林冲交锋的。因此,即使有证据,作者这样安排情节给人的感觉,书中前后还是有矛盾,不能自圆其说,那么唯一的解释便是罗贯中这样安排是有他自己的想法,他以黑山为梁山艺术原型,山南边地势比较雄壮,有寒坡洞可作山南水寨,还有淇河大宽转处金沙滩,各种条件比较具备,他便以此作为模特,即艺术原型了,在罗贯中笔下,大凡梁山英雄好汉或其他人几乎都是从山南上山的。

 

 书中自第四十四回吴用对酒店分工之后,四山酒店的梁山好汉们便各自经营,干起眼线酒店工作来。山北酒店的石勇很快就开张了,在第四十七回“扑天雕双修生死书,宋公明一打祝家庄”中,杨雄、石秀取路投梁山泊。便是先投到石勇的山北酒店。书中写道:

“扬雄、石秀取路投梁山泊来,早望见远远一处新造的酒店……两个入到店里买些酒吃……杨雄、石秀把上件事都对石勇说了。石勇随即叫酒保置办分例酒来相待,推开后面水亭上窗子,拽起弓,放了一枝响箭。只见对港芦苇丛中,早有小喽罗摇过船来,石勇便邀二位上船,直送到鸭嘴滩上岸。”

 书中叙述石勇所为,和朱贵无二,简直是朱贵的翻版,只不过人名地名有变,朱贵送人是送到金沙滩,而石勇送人是送到鸭嘴滩而已。后来,在第四十九回“解珍解宝双越狱,孙立孙新大劫牢”中,石勇酒店又显露了一次,那便是解珍、解宝、孙新、孙立、乐和、顾大嫂、邹渊、邹润等人投奔梁山时,又先来到石勇酒店里,尔后才诈投祝家庄,为梁山好汉三打祝家庄作下了卧底,奠定了打胜仗的内线基础。

 在第五十一回“插翅虎枷打白秀英,美鬓公误失小衙内”中,罗贯中书写梁山好汉聚义厅又一次定议山寨职事,其中再次说到四山酒店:

“宋江道:‘孙新、颇大嫂原是开酒店之家,着令夫妇二人替回童威、童猛别用。再令时迁去帮助石勇,乐和去帮助朱贵,郑天寿去帮助李立,东南西北四座店里,卖肉卖酒,招待四方入伙好汉。每店内设两个头领。”

 这次会定议四山酒店职事,一是气一是专业化了;二是每店设两个头领,但主要负责人未变;三是责任更加明确了。当然,除四山酒店外,其他还有分工。为此,作者专门赋诗一首:

“巍巍高寨水中央,列职分头任所长。

    从此山东遭扰攘,难禁地煞与天罡。”

 这梁山酒店也有遭厄运的时候,那便是官府征剿梁山时,突出表现在第五十五回“高太尉大兴三路兵,呼延灼摆布连环马”中,呼延灼的连环马直冲过来,水浒好汉抵挡不住撤退山寨,“石勇、时迁、孙新、顾大嫂都逃命上山”,官府的“步兵冲杀前来,把店屋平拆了去。”然而,后来在第五十七回“徐宁教使钩镰枪,宋江大破连环马”中,水浒好汉终于得胜,于是两处酒店便又修复,对此,书中写道:

“把呼延灼寨栅尽数拆来,水边泊内,搭盖小寨。再造两处做眼酒店房屋等项。仍前着孙新、顾大嫂、石勇、时迁两处开店。”

 再后来,梁山好汉收下呼延灼,又添了许多人马便又定议起山寨职事来,其中又说到四山酒店,这便是第五十八回“三山聚义打青州,众虎同心归水泊”,书中写道:

“宋江见山寨又添了许多人马,如何不喜。便叫……重造西路、南路二处酒店,招接往来上山好汉,一就探听飞报军情;山西路酒店今令张青、孙二娘夫妻——二人原是酒家,——前去看守;山南路酒店仍令孙新、顾大嫂夫妻看守;山东路酒店依旧朱贵、乐和;山北路酒店还是李立、时迁看守;……”

 这次四山酒店有了调整,除山东酒店朱贵、乐和未动外,其他两酒店主要人员都程度不同地变动了,在第五十七回中,书中写刚造过西山和北山酒店。都是在收伏呼延灼前后,时间不长,便又重造西(山)路酒店和南(山)路酒店,况且,在战事中,南路又未遭创伤,使人费解。如果说让张青、孙二娘掌管山西路酒店是“今令”的话,是有新命令,刚颁发的,有情可原,那么,“山南路酒店仍令孙新、顾大嫂夫妻看守”这话该怎么说?“仍”即原来就是之意,可孙新、顾大嫂刚刚还在西山路开店。除非他们两口子把酒店新搭在山南酒店,但山南酒店在战事中未损坏,也决不会是两个山南酒店。另外,还有山北路酒店,书中说的是“山北路酒店还是李立、时迁看守”,时迁在此之前是在山北路酒店的,可石勇是何时让他撤回来的?李立是何时顶替石勇的?总之,作者在这一回中前后有矛盾,难以自圆其说,很可能是罗老先生的笔下之误,要么就是未交待清。

在第六十四“公孙胜芒炀山降魔,晁天王曾头市中箭”中,作者又借宋江之口分兵授职,其中又说到四山酒店:

“山下四路作眼酒店,原拨定朱贵、乐和、时迁、李立、孙新、顾大嫂、张青、孙二娘,已自定数。”这次四山酒店人事未动,仍袭前职,没有变化。罗贯中为此又赋诗一首道:

“英雄晁盖己归天,主寨公明在所先。

    从此又颁新号令,分兵授职尽恭虔。”

 然而“颁新号令”没多久,在第七十一回“忠义堂石碣受天文,梁山泊英雄排座次”中,四山酒店人事职务便又有了变化,书中这样写道:

 “宋江当日大设筵宴,亲捧兵符印信,颁布号令:……梁山泊四店打听消息,邀接来宾头领八员;东山酒店,小尉迟、孙新、母大虫顾大嫂;西山酒店,菜园子张青,母夜叉孙二娘;南山酒店,旱地忽律朱贵,鬼脸杜兴;北山酒店,催命判官李立,霍(活)闪婆王定六。”

 在本回中,罗贯中还写有一篇单道梁山泊好处的四六句,其中又一次提到四山酒店。他是这样说的:

“八寨军兵、守护山头港泊;四方酒肆,招邀远路来宾。”

 实际上,这第七十一回便是梁山泊好汉最后一次对四山酒店的议事定职了,一是因为受了天文排了座次,二是书接下文宋江等好汉们接受招安,也就离开水浒梁山了。

 

为了使梁山酒店一目了然,我们将水浒四山酒店掌管人在《水浒传》有关章回出现用下列方式表现出来:东山酒店:朱贵/十一回→朱贵/十九回→石勇、侯健/四十二回→朱贵/四十四回→朱贵/四十七回→朱贵、乐和/五十一回→朱贵、乐和/五十八回→朱贵、乐和/六十四→孙新、颇大嫂/七十一回

西山酒店:童威、童猛/四十四回→童威、童猛/四十七回→孙新、顾大嫂/五十一回→孙新、顾大嫂/五十五回→孙新、顾大嫂/五十七 回→张青、孙二娘/五十八回→张青、孙二娘/六十回→张青、孙二娘/七十一回

山南酒店:李立/四十四回→李立/四十七回→李立、郑天寿/五十一回→孙新、顾大嫂/五十八回→孙新、顾大嫂/六十四→朱贵、杜兴/七十一回

山北酒店:石勇/四十四回→石勇/四十七回→石勇/四十九回→石勇、时迁/五十一回→石勇、时迁/五十五回→石勇、时迁/五十七回→李立、时迁/五十八回→李立、时迁/六十回→李立、王定六/七十一回

 

 罗贯中在《水浒传》中塑造的四山作眼酒店,尽管有的酒店未加描述,或者在安排上有些自相矛盾,难以自圆其说,但总体上是成功的,尤其是朱贵(以及还有石勇酒店)数百年来,在广大读者心上,还是烙上了深深的印痕,然而,作者是依据什么而塑造的呢?换句话说,何处是它的艺术原型?罗贯中隐居地许沟,紧傍黑山,我们将目光瞄向黑山,答案将不言自明,而大白于天下。黑山地处河南省鹤壁市淇滨区庞村镇西北,是鹤壁市、汤阴县、浚县、淇县(古卫县、朝歌县)一市三县结合之交界处。《资治通鉴》载:“卫州卫县,汉朝歌县也。纣都朝歌在今县西,县西北有黑山。”清乾隆三年(1738年)刊《汤阴县志》载:“黑山在县西南三十五里。”范文兰著《中国通史简编》载:“浚县西北八十里有黑山。”《鹤壁市文物志》载,东汉末年农民起义军防御工事遗址就在黑山,黑山山头至今仍遗留有东汉末年农民起义军防御工事遗址。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鹤壁市郊区人民政府公布其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黑山海拔257.6米,其山如箕,展若鲲鹏,岩巉壁峭,林木森森,高接云汉,形若龙虎之威。山中三步两眼井,甘苦双泉,是为二绝。山西涌温泉,山北冷泉流,涧曲溪迥,别有洞天。

黑山有道教圣地上清宫和佛教圣地金山寺,在封建时代尤以秦汉唐宋元以来,历属皇家帝王直辖,在地方属于三不管之地。春秋时建造的上清宫,东西500米,南北1000米,至今还有大庙圪道、三庙圪道、三庙圪道和二楼坡遗址,可见当时的道教规模是何等的气势恢宏,不然东汉末年黑山农民起义军是不会选此处为造反基地的,宋朝嘉佑年间皇帝敕命而创建的金山嘉佑禅寺规模也颇为宏大,宋元、明、清历代遗留的古碑上就曾记载说,金山嘉佑禅寺“僧众五百员,禅林数千亩”。五百名和尚,几乎快成为常规野战部队二个营的兵员了,但起码是一个加强营的兵员,这五百名和尚,光站在金山寺或山上,这情形也是很壮观的,不说佛殿多少座,单安置这五百名和尚,该需要多少间禅室寝舍?黑山上几乎全是玄武岩,荒草野山,不能耕地,这数千亩的禅林,除荒山野林外,寺院大部分的庙地几乎都在黑山周围,据当地人介绍,现在的菜庄村,过去就是金山寺的菜园子,专门为金山寺的僧人种菜的,菜庄村名也由此而来。由此可见金山寺当时这一佛教圣地的盛况。元代时,元王朝的统治者还专门为金山寺下了道圣旨,立有一幢圣旨碑,敕命重护。历代帝王对此十分重视,因而黑山及金山寺便成了皇家帝王直属的辖地了。

黑山是地方三不管之地也是不争的事实,这是因为过去一是皇家帝王直辖之地,二是黑山之北属彰德府汤阴县辖区,黑山之东及东南、正南属大名府竣县所辖,另外还有南部部分及西南地区属淇县所辖,西部稍近些的属汤阴,远些的属林县所辖,故黑山这个地方真成了“一鸡鸣三县”之地了。因而,新中国成立以前,黑山便成了农民起义军、山大王及土匪瞄准的“风水宝地”。年代远的有东汉末年农民起义,曾以此为根据地,年代近的当数二十世纪四十年代的土匪头子扈全禄,他就长期以此为依托,横行乡里,残害这方圆一带老百姓的。这都是有史可考,有证可查,有目共睹的事实。元末明初,中原七省长达十六年的农民起义战争,全国各地到处燃起起义的烽火,义军部队太行山各个地区更多。黑山这块风水宝地也是农民起义地之一。明初时中原人所剩无几,现在的中原人几乎都是明初从山西大槐树下迁过来的移民。由于战争带来的破坏和创伤,中原处处是废墟,千年文物古迹多是有说的,没看的,加之人们多是山西移民,这里可以说是断代了。但我们可以说,有着东汉末年农民起义光荣传统的黑山人民,在元末时,他们以黑山为依托,举行了起义,与全国各地一样反抗和动摇了元代的统治和地位。据一些资料记载:罗贯中参加过农民起义, 黑山很可能就是他第一次走向起义军队伍的地方。

 元末黑山农民起义以黑山为据点,当时很可能在黑山脚下设过作眼酒店,以对付官府官军,尽管不一定就是水泊四个作眼酒店,但想必是应该有的,这是其一。其二,也许是罗贯中为写书方便,四山作眼酒店是虚构的。其三,也许是罗贯中跟随张士诚反元起义在别处时曾设过作眼酒店。罗贯中笔下的梁山描述的是八百里,从实际说这不可能,八百里太行倒还差不多,但从文学上说,这八百里是文学上虚数,如果说罗贯中借用八百里太行改写八百里梁山,这有很大可能。进一步说,罗贯中为著书方便,借黑山为艺术原型描写梁山也是情理之中,借黑山四周写四山作眼酒店,也未尝不可,从他《水浒传》书中看,再与黑山四周比较,这个结论就是如此,因为无论英雄好汉上梁山,还是围剿与反围剿,这些表述和描述,与黑山情况相差无二,很吻合,这不能说这只是一种巧合就可以一笑了之的,它是应该值得人们关注和研究的。

    四山酒店原型在哪里?罗贯中是怎样想,又是怎样找艺术原型的,四山酒店他怎样来摆布?据考证,大赉店应是罗贯中首选的目标,大赉店是殷商时期就存在的驿站、客店,是众臣子来朝拜殷商天子之前休息的地方(现是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罗贯中把它作为东山酒店的艺术原型是有一定道理的,而且射响箭,乘船往西走还要“行了多时”才能到达庞村南河金沙滩,况且更主要的是,选这个地点,也正好也可以说在黑山之东,山北酒店原型在哪里呢?这很可能在黑山之北的永通河附近,即现今的冷泉村左右了,这里地理地形河道都与书中比较吻合,关于山南酒店和西山酒店,书中描写毕竞是艺术之物,这里也就不再一一赘述了。 

前一篇<---本篇--->后一篇

 

返回主页     留言评论


 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181169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 老农   网页制作:欧丽技校 张杰
技术支持:
淇县之窗    豫ICP备09020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