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淇河文化研究第二卷(2007)

 

弃妇是怎样炼成的(读《诗经•氓》)

作者:蜡笔小雨


 
    《诗经》中有大量弃妇诗,这里且不一一枚举。《诗经·氓》就详细叙述了一个女人从与男子相恋到成为弃妇的全过程,我们可以将其作为弃妇标本,考察弃妇是怎样炼成的。 

  “这个男子笑嘻嘻,抱着布匹来换丝。原来不是来换丝,找我商量婚姻事。”沉浸在爱河里的女子通常会犯臆想症,一类表现为对对方百般挑剔与猜疑,任对方怎么表现都难以证明他爱她;还有一类正相反,任对方怎么表现都是他在爱她。一般说来,患上这种臆想症离成为弃妇的日子也为期不远了。《氓》里的女子犯的是第二类爱情臆想症。女主人公认为氓是借换丝之名来跟她求婚。倘若如此,“氓之蚩蚩”——这个男子笑嘻嘻,他哪有地下谋划婚姻大事的紧张与严肃?更何况,他连媒人都没请呢。男人在集市上碰到跟他有过私情的女主人公,所谓的求婚也不过是随口一说,可是我们的女主人公患着爱情臆想症,她就很当真。一方面,明明对方媒人都没找好,她倒生怕对方责怪她,一个劲跟他作解释,另一方面,她还深情款款地送他到淇水之上,最后约定“秋以为期”。 

  “其实这时候抽身而出,女主人公还不至于栽得那么狠,”王兰花道,“情场跟股市也很相似。沾上一路走低的烂股别无他法,早割肉少赔。可是我们的女主人公非但不割肉,还增仓呢,最终难免深度套牢。”最近迷上炒股的王兰花道,“烂股之所以能诱人上钩,仰仗它时有绝佳表现。在这里,就是后来背信弃义的氓也曾给过女主人公如痴如醉的幸福时光。‘眼见郎从复关来,有说有笑心欢畅’,至于日后婚期已定,她的幸福欢畅已难以言表,只是一个劲要氓‘拉着你的车子来,快用车子搬嫁妆。’瞧,这就是砸锅卖铁把行将超跌的大烂股买了个大满仓。” 

  后面就是著名的“桑之未落”段了。应该是在恋爱末期,嫁作氓妇之前,女主人公就觉察到男人热情已逝。可是此时她依然没有斩仓离场。她给出的理由是,她已深陷爱情的泥淖。 

  诗歌最后两段是说女主人公出嫁之后,虽然任劳任怨为家庭奉献一生,可是却依然不能换得男主人公回心转意。对于当断不断的爱情失意者而言,一味沉迷无异于饮鸩止渴,《氓》的女主人公就为自己在爱情上的昏聩与懦弱犹疑付出了一生的代价。 

  “由是可见,弃妇未必是男人造成的,也是女人自己炼成的。如果《氓》里的女主人公尽早摆脱氓的纠缠,何至于终其一生只炼就一个彻底的弃妇?”王兰花道。 

  “在爱情上,《氓》的女主人公注定是一个爱情的输家。首先她爱他远远超过他爱她,其次,他不爱她远远早于她不爱他。”我简直玩了起绕口令。 

  “所以说,在爱情上确保不受伤的绝杀技是少动情,早脱逃。”王兰花把我的绕口令归结成一个爱情自保的六字方针。 

  “事实上,女人在动情上狂热,在逃跑上格外迟钝。这就是‘士之耽’与‘女之耽’的区别之所在。这大概是男女特质之不同决定的,也就是文学史上弃妇诗汗牛充栋的重要原因。所以说,女人啊女人!”我不无煽情地为女人发出悲悯的哀叹。 

      来源:『人生体验』→『谈情说爱』→ 弃妇是怎样炼成的,
 
 

前一篇<---本篇--->后一篇

 

返回主页     留言评论


 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181169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 老农   网页制作:欧丽技校 张杰
技术支持:
淇县之窗    豫ICP备09020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