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淇河文化研究第二卷(2007)

 

竹叶坏水色,郎亦坏人心——读《诗经·淇奧》

作者:安意如

        http://book.sina.com.cn 2006年11月14日 16:27 新浪读书  
                                          连载:思无邪   作者:安意如   出版社:天津教育出版社   

  ——瞻彼淇奥,绿竹猗猗
  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瑟兮僩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
  瞻彼淇奥,绿竹青青。有匪君子,充耳琇莹,会弁如星。瑟兮僩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         瞻彼淇奥,绿竹如箦。有匪君子,如金如锡,如圭如璧。宽兮绰兮,猗重较兮,善戏谑兮,不为虐兮。
                                                                                                               ——《卫风·淇奥》
  卫国在春秋时十分的不争气,老是被周围的强国欺负,英明神武的君主没几个,荒淫无道的却不少,看起来很窝囊的样子。其实在卫国初创的时候,它的先天条件是很好的,周朝初期,周公旦平定了管叔、蔡叔和武庚的叛乱,由于此前的叛乱有商纣王的儿子武庚参与,周公意识到原来商都朝歌附近的地方,不能再交给商纣的遗属统治了。考虑再三,周公将原先的朝歌之地封给自己的弟弟康叔,并且让他统帅着强大的兵力,防止殷遗民再次造反,这就是卫国的来历。
  卫国占据着好地方,又有兵力护持,也曾强大过一时,出过些安邦定国的贤才,就像《淇奥》里赞美的卫武公,可惜后来每况愈下,宣公惠公已经够无道,再往下两代更不成样子,出了一个亡国之君——卫懿公。
  卫公好鹤是可以和叶公好龙并举的事,叶公还可说是只限于个人爱好,被真龙吓到半死,也只是自己现世;那卫懿公却是好鹤好到荒淫失政,要给仙鹤封官,按品级给俸禄,耍宝耍到朝堂国事上,终至民怨沸腾,被北方的狄人趁机攻破国门,自己也被砍成肉酱。卫国此后一度凋敝不堪,多承世交齐国照应,才勉勉强强维持下来。不知卫文公在穿着粗布衣服,环顾着身边少得可怜的侍卫时,遥想着先祖的风光,心里会怎样的凄凉?
  叫人稍微欣慰的是,卫国的国势不强,民歌却非常强势。这是因为国家政权松散了,士的力量减弱如天黑,民间的文化趁机如繁星亮闪。如果话语权被士人把持,民歌是活跃不起来的!
  “卫风”在《诗经》里声名赫赫,犹如顾盼流光的美人,丽质难掩。(邶、鄘两地后来并于卫,因此“邶风”“鄘风”也都是卫国境内的诗。这样一算,国风里的好诗十之五六尽出于卫。)稍有点文学常识的人都知道:“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话,就是出自《卫风·硕人》。《硕人》是《诗经》中著名的赞美女性的篇章。与之并提的是《淇奥》,著名的赞美男性的篇章。
  《诗经》中有许多人物的赞歌,称赞的对象也很广泛。其中重要一类被称颂的对象,是各地的良臣名将。在那样一个时代,人们自然把希望寄托在圣君贤相、能臣良将身上。赞美他们,实际上是表达一种生活的向往。《淇奥》便是这样一首诗。据《毛诗序》说:“《淇奥》,美武公之德也。有文章,又能听其规谏,以礼自防,故能入相于周,美而作是诗也。”这个武公,是卫国的武和(卫武公姓姬,名和,谥“武”——主持人注),生于西周末年,曾经担任过周平王(前770—前720年)的卿士。史传记载,武和晚年九十多岁了,还是谨慎廉洁从政,宽容别人的批评,接受别人的劝谏,因此很受人们的尊敬,人们作了这首《淇奥》来赞美他。
  诗的大意是这样的:
  看那淇水弯弯岸,碧绿竹林片片连。高雅先生是君子,学问切磋更精湛,品德琢磨更良善。神态庄重胸怀广,地位显赫很威严。高雅先生真君子,一见难忘记心田。
  看那淇水弯弯岸,绿竹袅娜连一片。高雅先生真君子,美丽良玉垂耳边,宝石镶帽如星闪。神态庄重胸怀广,地位显赫更威严。高雅先生真君子,一见难忘记心田。
  看那淇水弯弯岸,绿竹葱茏连一片。高雅先生真君子,青铜器般见精坚,玉礼器般见庄严。宽宏大量真旷达,倚靠车耳驰向前,谈吐幽默真风趣,开个玩笑人不怨。
  蜕去这诗中关于相貌、衣冠的溢美描写:“充耳琇莹,会弁如星。”我更看重它关于男人学识、品质、气度的描述,“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如金如锡,如圭如璧。宽兮绰兮,善戏谑兮,不为虐兮。” 
      戴着缀满了珠玉的冠冕的男人,衣饰华美相貌堂堂,并不出奇,大不了是宋玉式的美男子,人们也不会花多心思去赞颂他;身份高贵也不一定,很多国君都是口诛笔伐的对象。中国人受中庸之道影响,不会喜欢太锐利的男人,他们更欣赏平易从容的,深藏如水的人,自古以来,国人对好男子的标准其实没有大改。男子最吸引人的,仍是气度沉稳,处事得体,如果学识出众,谦虚谨慎,那就更锦上添花。  
  绿竹青青的水边,有一个男子,他气度高雅,举止从容,也许在沉思,也许是在会友,和朋友相戏相谑,也许只是一个人弹琴。《淇奥》所吟出的意境让我想起王维,和他那些清雅如月下竹林的田园诗。
  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
  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 ——王维《竹里馆》           
  某夜,一定也是王维这样清雅如竹的男人,他心情幽微,只携了一把琴,独坐幽篁里,且弹且吟,心思是广大而深重的,如这碧黑的竹林,天地间有知己也无知己,惟有明月静朗。
  这样青青的男子,是坏人心水的,你遇见了他,必定会忍不住心旌摇曳,而他不一定会接受,也许陌然相对。因为他是静而广大的,广大到沉默如夜。即使有女心明月照耀,也不见得惊动。所以很多年后,当林朝英在古墓里弹起《淇奥》时,想起那个和自己旗鼓相当,却不能如三潭印月般相映相亲的男人时,心里一定酸楚难言。
  有时候,遇见君子。也不见得就是快乐的事。 
      转自:http://book.sina.com.cn/nzt/history/his/siwuxie/46.shtml

 

美女作家安意如古典情怀惊艳文坛
2006年11月20日 08:57:16  来源:武汉晚报
 
 
 

安意如(资料图)

    有人说,80后根本就无法理解古典诗词的意境,也有人说,现代语言无法植入古诗词当时的情感。但是,22岁小女子的一本名为《人生若只如初见》的古诗词赏析书却蹿红书市,狂销10万,并在卓越网创下连续一个月高居销售榜冠军的纪录。她的《当时只道是寻常》、《思无邪》等“漫漫古典情系列”纷纷加印几度断货。在诗集难卖、诗人难当的年代令文坛震惊。

    趁早出名挺痛快

    “出名要趁早呀!来得太晚的话,快乐也不那么痛快。”张爱玲在半个多世纪前的话在安意如身上应验了,生于安徽宣城的她,虽然只是财经中专毕业,但20岁出道就写出首部青春小说《要定你,言承旭》,21岁写成散文集《看张》。去年以来,她解读《诗经》、纳兰性德、古典诗词,以小说家的想象力和诗人的敏锐,去写诗词背后唯美、动人的历史和爱情,还原了诗情、诗景、诗事、诗史。 

    网友在她的博客上留言:没有学院派严肃压人的气势,不讲究严格的语法,断句断得如同古龙小说,劈字惊心。已出版五本畅销书的她不事张扬、内心沉静,一个人吃饭,旅行,到处走走停停,弹琴,自己对话谈心。

    她很喜欢80后作家韩寒的真诚,觉得“出名趁早挺痛快”。她坦言:“年少成名不是坏事,让你提前进入某些角色,只要把握好自己的心态,找到自己的位置,早熟也没什么。”但她不愿太早给自己定型,除了诗歌散文,她要多方面挖掘潜力,下一部评赏古乐府的书完稿后,将转回去再写小说。

    我和易中天都赶上了复古潮

    在解释突然走红原因时,安意如说这是巧合和天意。“很多人心灵都有古典情结,我和易中天一样,都幸运地赶上了这股被大众选择和被文化需要的‘复古潮’。我的诗词评赏和现代社会才会碰撞出火花。”

    安意如说,自己的厚实的文学功底和家庭教育有很大关系。“我从小跟外公一起长大,他是个旧式文人,整天跟我讲《红楼梦》、《七侠五义》,教我读唐诗宋词。”

    身体残疾却渴望远走高飞

    由于先天性的脑瘫,安意如的小脑运动神经失调,四肢没有平衡性。小时候自卑,不愿拄着拐杖走在大街上。为了让她心理健全,父母都没有要第二个孩子。现在她面对公众和媒体很坦然,早就不自卑了,“生活哪能像人们想的那样事事如意,就像我的身体。”她笑着诠释了笔名涵义是“安能如意”。目前除了很爱护她的男生在身边、感情已有着落外,她还计划明年去印度和越南采风,向往着晚年不再漂泊、安逸舒适的宁静生活。(袁毅)

      来源: http://news3.xinhuanet.com/book/2006-11/20/content_5351704.htm  

,,
 
 

前一篇<---本篇--->后一篇

 

返回主页     留言评论


 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181169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 老农   网页制作:欧丽技校 张杰
技术支持:
淇县之窗    豫ICP备09020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