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淇河文化研究第二卷(2007)

 

淇水煮茶

作者:吾子

       淇河被誉为“诗经河”,是说它的古老,古老而又赋予文化内涵就变得博大起来了。现今的淇河并不算条大河,但却是中国北方一条水质良好的河流。水之清澈两米以下能观沙粒,一年四季奔流不息。淘沙工在淇河边劳作,从不带水,渴了便顺手掬一碗河水饮下,顿觉两腋生风,疲劳消半。
       淇河的水质之优在于它出自山泉,流程中多半顺山而行,河底多为沙石,水草形成天然过滤网,春风秋雨,冬雪夏阳,大自然赋予这水以灵气,水一旦有了灵气也便成了煮茶的上品之水了。生活在淇河两岸,能饮上如此上品的水实在是一大幸事,用淇水煮茶更是福中之雅事。无论居家,或是邀三五知己去茶庄,一定要点淇河水,好茶须好水,好水煮好茶,二者缺一不可。天下名水之多、名茶之盛,林林总总不可胜数,然饮过淇河水所煮之茶便永久难忘,茶香飘在记忆里,那淇水便也如风如雾时隐时现。京城一文友来鹤,吾知此兄嗜茶如命,便邀至五福茶庄品茶,进得门去,观景、选茶、落座,点的是淇河水,一道吃“兰贵人”,二道品“大红袍”,朋友细细品,慢慢饮,不时点头称赞,一曰水好,甘甜绵软;二曰茶好,清香润喉;三曰境雅,茶禅一道,文化味浓。直饮到三起五坐,话峰渐软,话题渐少,方提出打道回府,起身时,忽见厅堂壁上有一书法精品,书者令翁,录的是平凹先生论吃茶,内容是:“和尚吃茶是一种禅,道士吃茶是一种道,知识分子吃茶是一种文化。”我和几位朋友琢磨着,随后说道:“朋友在一起吃茶是为了洗涤精神”,众友都说妙哉。出了茶庄已是月上中天,万籁寂静,回到家,洗漱罢,上了床,熄了灯,一夜无梦。早六时起床后,朋友说的第一句话是:“昨晚喝透了,满身的茶香,内衣外套都透着茶香,连头发丝都沁着茶香呢!”早餐后,驱车去南山,登高观太极,朋友看到了天然太极图,看到了淇河在此所生成的千古造化,便什么也不愿多说了,默默地下山,在临水的河床边捡了几块美石,说是回京后送给茶友在石上写上茶字以沾些灵气。因返程匆匆,吾送至车站,列车启动时,朋友探出头,挥挥手说:“明春还来鹤壁用淇水煮茶吃。”我说:“OK,静候大驾光临。”
       送走了朋友,关于吃茶的事和茶文化,始终在我脑海里浮现。国人吃茶几千年,有不胜枚举的茶的故事,茶与禅,茶与诗文,茶与画,茶与金石书法,茶与古玩,茶与政论商道,如此等等。茶正走入平民百姓的日常生活之中,茶的经营者也正千方百计遍寻好茶、好壶,练就好茶艺,装点出好茶境,接纳八方茶客,我隐约感觉到淇水之滨的美城,正悄然兴起一股茶文化热。

前一篇<---本篇--->后一篇

 

返回主页     留言评论


 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181169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 老农   网页制作:欧丽技校 张杰
技术支持:
淇县之窗    豫ICP备09020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