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淇河文化研究第二卷(2007)

 

淇河湿地去拍鸟

作者:李思平

  淇河桥西行三四公里处有一片湿地,面积不大,很不起眼,行人从它旁边走过,很难留意到它的芳容。
      一个周日的上午,天气晴好,几个影友相约,扛着“长枪短炮”,溯淇河而上,经两座桥,过一片芦苇,过一个寺庙,便来到一个平坦的高地。登高西望,玉带般的淇河蜿蜒而下,到这里河面突然开阔,继而被一道道河床、一个个土丘、一堆堆乱石、一丛丛野草分割,变成一股股清流,或急或缓,或平静如镜,或微波起伏,或飞珠溅玉,在大面积的水流浅滩中生长着高高低低、形态各异的树木,叶子枯黄的芦苇和茂茂密密的野草。这便是我心目中的淇河湿地。
      沿着斜坡下去,走过一座小石桥,便来到了河边,近百米的河对岸,一只白鹭和一只灰鹭相依相伴,漫步水边,不时把又长又尖的嘴伸进水里,叼起一条小鱼或衔起一根水草,那种悠闲,那份恬淡,把大自然渲染得那样和谐、静谧、富有诗情画意。我支好三角架,装上胶卷,正准备摄下这美丽动人的画面,突然两鹭扇动了一下翅膀,双双起飞,在头顶盘旋一圈,顺着淇河向西飞去,一会儿便消失在树影和远山之中。
      沿着河南岸往西去,树越来越多,草越来越密,有的过膝,有的齐腰。正走着,一个长尾巴的山鸡突然从脚下的草丛中钻出,扑棱棱飞向天空,猛然间把我吓了一跳。接着便是一群头上长着一撮黄毛的小鸟从湿漉漉的草地上飞起,落到了不远处矮矮的柳树枝上,跳上跳下,啾啾的鸣叫声清脆而响亮,伴随着潺潺流水,弹奏起悦耳的和弦。在深水中游动的小水鸭非常机灵,刚刚还浮在水面,没等我靠近,便一头扎进水里,一会儿又从几十米之外探出小脑袋,东张西望,像跟我斗智斗勇,又像给我炫耀它那无人能比的水性。在这里淇河多了一种神秘,多了一份灵性。
      再往前走就是一片密密的芦苇,透过芦苇缝隙,可以看到在前边宽阔的水面中间有堆隆起的乱石,上面落着很多鸟,大部分是色彩艳丽的野鸭,还有白鹭、灰鹭、喜鹊,白肚翎的、花羽毛的,有好多还叫不上名字。它们有的在戏水,有的梳理羽毛,有的睡觉,有的两两相依,有的相互追逐戏耍,无拘无束,自由自在,这里真可以说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鸟岛”。我为了不暴露目标,干脆把三角架丢到一边,只拿着相机,低着头,弯着腰,在芦苇丛中艰难地行进,向着拍摄目标靠近、再靠近,不停地按动快门,拍摄着一个个动人的瞬间。我转过身正好看到一只白鹭落到树中间的一根树桩上,洁白的羽毛、碧蓝的河水、黄色的水草、清晰的倒影,构成了一幅色彩和谐而生动的画面,我屏住呼吸,正准备把眼前的这一切收入镜头,白鹭像突然发现了什么,惊叫一声飞向天空,接着惊动了一片又一片野鸭飞起,一群又一群野鸟飞起,有数千只鸟在蔚蓝的天空鸣叫盘旋,非常壮观。刚才还沉静娟秀的淇河一下子变得沸腾、热烈、雄壮而充满活力。我后悔自己不该为了拍照去惊动生活在这片草地上的鸟类,但我也感到它们不能长期甘居于水面、石缝和草屋,应该用自己的翅膀去搏击风雨,翱翔长空,广阔的蓝天才是它们的去处和归宿……
      下午,我又怀着对拍摄淇河白鹭的企盼来到这里,太阳即将落山,在余晖的映照下,宽阔的水面像一条金色的飘带,静静地流淌着,一切又是那样的平静、和谐、自然和安详。这时我才第一次读懂了淇河,真正从它身上感悟到了一种朴素而真挚的母爱,是她以自己平凡、自信、无私的性格,默默地养育着鹤壁人民,也养育着大自然中无数的生灵。 

前一篇<---本篇--->后一篇

 

返回主页     留言评论


 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181169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 老农   网页制作:欧丽技校 张杰
技术支持:
淇县之窗    豫ICP备09020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