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淇河文化研究第二卷(2007)

 

淇水汤汤——爱与哀愁

作者:清清柳媚

淇水汤汤 ——爱与哀愁

      一条蜿蜒延伸的河,一泓清澈宁静的水,一岸岁月打磨的石,一方苍苍葱翠的苇,这就是流淌过《诗经》的淇水? 
      临河而立,淇水无声无息,寂静徐缓似乎不见流动,一如从眉尖划过的时光。河底的水草轻轻摇曳,似女子的翠绿的罗裙。掬一捧淇河水,清澈凉爽。不知道两千六百年前,这条河是否也这样的寂静徐缓?不知道这捧水里,是否有《诗经·卫风·氓》中的那个“送子涉淇”的女子的眼泪?思绪穿越历史,穿越沧桑,随《卫风》飘到两千六百年前的淇畔。 
      白衣如雪,她如一支百合在风中摇曳,纯真而热烈的双眸,凝视着对岸,缓缓的河水,阻拦住她的脚步,她深情的目光越过河水,随她爱的人一步步远去。“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他为她情话绵绵;“执子之手,与子携老”他对她信誓旦旦。总角之宴,言笑晏晏的他,占据了她的芳心。 “不见复关,泣涕涟涟。既见复关,载笑载言”,她期待着每一次的约会。她相信他的每一句话,她相信占卜命运的预示,“尔卜尔筮,体无咎言”,她似乎看到了未来的幸福。淇河,见证着她爱的甜蜜,流淌着她幸福的憧憬。 
      秋叶似火,一身红衣的她,胜过晚枫的美丽。一辆披红挂绿的婚车涉过淇河,渡她走过少女的青春岁月,走向她期望的幸福甜蜜。婚后的贫困与辛劳没有泯灭她的幻想,她辛勤的劳作,“自我徂尔,三岁食贫,三岁为妇,靡室劳矣;夙兴夜寐,靡有朝矣。”她幻想通过自己的辛劳,换来幸福富足的生活。可命运多变,当生活富足之时,“桑之落矣,其黄而陨”她已容颜渐老,布衣荆钗的生活,使她平凡得如一粒微尘。 “女也不爽,士贰其行”,没有过错,他已经厌弃,“言既遂矣,至于暴矣”。所有努力,所有辛劳,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局。 
      “淇水汤汤,渐车帷裳”。一样的淇水,流淌着不一样的情怀。白衣依然飘飘,站在水的中央,她抬头望天,笑,挂在嘴角,泪,已流满面。爱是一杯酒,甜蜜过后,醉过之后,一切成空。“于嗟女兮,无与士耽。”为何总在伤过之后才能明了?在这世上,“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 
     “淇则有岸,隰则有泮”当所有的誓言成空,还有什么可留恋的?饮一杯苦酒,抛却所有爱恨,汤汤淇水,且流走所有哀怨,从此,转身陌路。 
      站在河畔,《氓》中的女子在记忆里渐行渐远。历史的河流过了两千多年的时光,有多少女子重复着这样的故事?重涉过这样的河流?爱是一杯美酒,为何美丽却难以承受? 
      淇水汤汤,流不尽爱与哀愁。 
      标签一条蜿蜒延伸的河,一泓清澈宁静的水,一岸岁月打磨的石,一方苍苍葱翠的苇,这就是流淌过《诗经》的淇水?   

前一篇<---本篇--->后一篇

 

返回主页     留言评论


 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181169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 老农   网页制作:欧丽技校 张杰
技术支持:
淇县之窗    豫ICP备09020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