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淇河文化研究第二卷(2007)

 

淇水绝恋——《氓》改写

作者:下雨

文淇水河畔,一女子款款走来.她身着青衣,手持绢扇,眉清目秀,却满面愁容.她慢慢地走向亭子,抬头便看见了一条系在柳枝上丝绸的巾帕,她的脸上略浮起一丝笑容,但很快又被愁容遮了去.她轻轻取下巾帕,那上面绣着她和一个男子的名字,她将巾帕执在掌心,不禁吟道:"曾几何时,尔也温存,我也温存.岂料今日,水也迷茫,人也迷茫."一阵风扬起她手中的巾帕,一段往事涌上心头.

      也是在这淇水河畔,他抱着布前来,对温柔美丽的她一见倾心,视线不肯离开她绯红的脸,她举起绢扇遮着,他低下头不语.一种莫名的又难以释怀的心绪在两人见萦绕.他终于忍不住开口了,希望和她结秦晋之好.她并没有答应.但愿意相送.途中,他更升爱意,并多次表示.她从袖里取出巾帕,绣上她和他的名字,并赠予他,以作信物.两人还约定了婚期,他就把这条巾帕系在了柳树枝头,让她等着他.她看着他上了马车,看着马车后扬起的尘土,看着渐渐模糊的背影,直到再也看不到什么.等待的日子是煎熬的心,那颗单纯的心苦苦地等待着它的归宿.她盼着,盼过了千辆马车,终于盼到了那张熟悉的脸,哪个熟悉的声音.出嫁之日,莺歌燕舞,淇河的水流得如此欢腾,那颗单纯的心憧憬着美好的生活.可谁曾想,誓言只是一段敷衍了事的废话,苦苦地的等待换来的只是无休止的悲痛,爱情不过是酒醉后的一场春梦,梦醒了之后就什么也不留下,那颗单纯的心手尽了委屈.往事不堪回首,泪水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诉说着一切,却无人听见.淇河的水啊,你可曾听见?忧愁让年轻的面庞堆满了风霜,悲剧却让那颗单纯的心变得坚强,她决定离开他.

      淇水依旧安静地淌着,远处悠扬悦耳的琴声她听不见,偶尔几个孩童嬉戏着跑过,她也看不见.秋风把深秋最后的几朵花打落,花瓣浮散在水面上,她似自语到:"流水既无情,落花何有意?"她转身走去,手一松,那条巾帕便被风带走了.
       来源:中国作文网 

前一篇<---本篇--->后一篇

 

返回主页     留言评论


 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181169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 老农   网页制作:欧丽技校 张杰
技术支持:
淇县之窗    豫ICP备09020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