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淇河文化研究第二卷(2007)

 

回望朝歌

作者:王守振

 
        王守振 男,汉族,1964年10月出生,河南长垣人,研究生学历,硕士学位。1987年12月参加工作,1985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7年7月至1996年6月任河南省卫生厅防疫站技师、主管技师,支部副书记;1996年6月至1998年6月任河南省爱卫办干事;1998年6月至2000年8月任河南省爱卫办主任科员;2000年8月至2003年12月任河南省卫生厅卫生监督处主任科员;2003年12月任  淇县  人民政府  副县长。

淇县副县长 王守振
 

      挂职锻炼结束了,但工作三年之久的鹤壁,成了我人生历程中永远难以割舍的情感栖息地。在这个仙鹤栖于南山峭壁的新兴工业城市,钻石般晶莹、田园般美丽、火焰般活力的中国优秀旅游城市,在中原大地张扬着骄人的个性,被一个又一个远亲近朋所刮目,一个又一个挑剔的客商所青睐,一个又一个匆匆而来的投资者所驻足。

  来到鹤壁,先到了朝歌,这里曾是殷商四代帝都,春秋战国时期403年的卫国国都,是《封神演义》的故事发生地,也是中华第一首文人诗的创作地,中华历史上第一位女诗人的诞生地,中华第一所古军校所在地。还有淇河,那是一条流动着诗、涌动着情、孕育着历史、回荡着古风新韵的河,并以许穆夫人那“淇水悠悠(应为“滺滺”),桧楫松舟,驾言出游,以写吾(应为“我”)忧”的感叹而使淇河充满了梦幻般的诗情画意、伤感情怀,更是女诗人怀念故土爱国爱家的集中展现!因此,淇河还是一条流淌着爱国情感的河。

  古都朝歌厚重的历史,优美的风景,淳朴的民风,立刻使我陶醉其中。赏云梦草原,想到了智谋韬略涵盖军事、外交、经商、养生的鬼谷子王禅,想到了忠诚睿智、为人忠厚的孙膑,了解到了妒贤嫉能奸佞虚伪的庞涓,想到了合纵连横、叱咤风云的苏秦、张仪,想到了中华第一古军校的弟子们共同演绎的“鬼谷三卷隐匡天下,兵家七国才出一门”的历史奇闻。采摘云梦山的桑葚,想到了没有机会吃水果甚至常常处于饥馑状态的少儿时代,那时是食难果腹,更别指望能吃上水果,桑葚就是农家孩子的奢望之物,也是不容易吃到的最好“水果”。看到云梦山巅、武公湖畔、灵山上下漫山遍野都是野生的桑树和浓密的绿叶下隐藏的红红紫紫的桑葚,怎能不心急手动大快朵颐浮想联翩?自然而然地生发出“采摘的是桑葚,品尝的是岁月,酸涩的是过去,甘甜的是未来”的感叹。游古灵山,钻古佛洞,想到四十年生命苦旅,二十载摔打磨炼,一种强烈的意念在心头共鸣:古佛洞之路,岂不正像人生之路:在坎坷中探索,在曲折中前行!漫步人生,需要的不是懦弱、延宕和萎靡,而是欣赏的愉悦、探索的勇气、顽强的毅力和睿智的抉择!游览摘心台公园,解读“扯淡”碑,让人想到,只要不是原则问题,就不要斤斤计较,要讲究说服艺术,研究纳谏方法,稀释对名利的追逐,校正失衡的困惑,平息得失的浮躁,锐气藏于胸,和气浮于脸,才气见于事,义气施与人,身在名场翻滚,心去荒村听雨,勇敢地面对生活,灿烂地笑对未来。

  还有朝歌近邻浚县,古称黎阳,也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文化底蕴异常厚重的文化名城。曾经不止一次地登大伾山,游浮丘山,亲身感受“异卉照眼窄径转,好音盈耳时鸟歌”的北方第一大佛所在地的博大恢宏禅意胜景。踏上石猴路,翻越桥上桥,逗留天齐庙,穿过天宁寺,浏览棋布庙宇,静观琳琅摩崖,品读荟萃文物,深为大伾山佛道之深邃、黎阳古城文化积淀之厚重久远所钦羡!更为方圆数百里善良朴实的乡里乡亲们,呼邻唤舍,风尘仆仆,心地虔诚地来此感受文化庙会,沐浴佛光朗照,聆听梵音声声,祈福免灾求平安而惊叹!

  在古都朝歌的淇河两岸,还有很多文物古迹,流传着许多神奇故事。仰韶文化遗址、龙山文化遗址、花窝新石器文化遗址、罗贯中隐居地、周文王观景台、白龙庙、狐仙庙、许穆夫人垂钓处等,文物古迹星罗棋布,景区景点熠熠生辉。特别是镶嵌在汤汤淇水之中呈反S形环绕的阴阳二鱼组成的天然太极图,静卧在千峰竞秀、鬼斧神工、万壑峥嵘的青岩绝壁下,天然逼真,美轮美奂,绝妙无双……

  可以说,优美的自然风光和丰厚的古都文化资源,激发起我从未有过的创作灵感,我先后写了《走近云梦草原》、《明天相约去桑园》、《又到桑葚红紫时》、《雨中云梦》、《古灵山散记》等文章,分别刊登在《人民日报》、《羊城晚报》、《中国旅游报》、《散文选刊》、《河南日报》、《大河报》等媒体上,有的被收编到一些文化专辑或网络上,还有些被电视台的朋友们进行深加工,制作成声、情、景并茂的电视散文,在省、市电视台评比中获得电视文艺奖和“五个一工程”奖。

  如今挂职结束了,尽管在另一个城市整天奔忙在新的岗位上,然而,每当夜深人静之时,甚至在睡梦中,总有古都朝歌的历史和亲身经历的事情在脑中浮现,总有朝歌的山川秀水在眼前绵延,总有古都的草木鸟兽在眼前晃动,总有同事和朋友们的音容笑貌在耳边回环!尽管我清楚地知道这是情感是虚幻,但总是不能自己,宛若“醉里挑灯看剑,沙场秋点兵”般的壮怀激烈,又如“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般的深深怀恋。

  当然,也经常有同事和朋友打电话邀我故地重游,无奈身不由己,又加之变得倦怠慵懒,所以朝歌之旅总未成行。但相见不如怀念,那就不如把怀念埋在心底,把希望挂到眼前,把情感涌向笔端!

  回望朝歌,忆之久远! 
  
      来源:鹤壁日报2007-9-5   

前一篇<---本篇--->后一篇

 

返回主页     留言评论


 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181169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 老农   网页制作:欧丽技校 张杰
技术支持:
淇县之窗    豫ICP备09020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