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淇河文化研究第二卷(2007)

 

改写《诗经•邶风•泉水》

作者:孟繁佳

 
改写诗经“邶风”之《泉水》
 
              出嫁
 
  浅雾薄陈,浓绿如碧,淙淙流水依山环麓而至。林间秋鸟初鸣,一声清脆,一声寂寥,溪水潺潺相应。
  掬一捧翠绿,玉指间,红唇倒影,三两行冰珠从指缝中滑去,溅落在女儿泉中。卫国将离,何时才能再见爹娘。
  是泪珠儿?是叹息?
  鸾铃渐远,家乡只在南望的尘烟里,泉水蜿蜒,却也不能逆流北上。
  淇水横渡,燕国已临。姑嫂挥泪,夫郎相望。女儿泉也在淇水的清澈里随波而去。
  飞雁去,残秋梦老,只待国不破,山河依旧。
  ……
 
              郊游
 
  转眼冬去匆匆,和风袅袅。
  城廓隐约在春色苍茫中。郊外,淇河岸边白芷飞絮,荻花瑟瑟。半蒿芦苇,回雁落影几声新鸣。几只绿鸭从水面上掠过,一只白鹭独立在河的对岸。
  春来雪融,思念如青柳,绵绵似烟重。春水乍开,暖意暗生。
  卫女怀忧,夫郎怀愁。
  远远地见她在夕阳深处,临风伫立岸坻,紫色的裙裾轻舞,随风而来的一声轻叹,淡淡的宛如一袭梨花香。卫女芳心轻诉,原来思念隔岸秋水长天,娇美的容颜从此忧郁成霜。
  去吧,无忌的婢女们,问她何所求,问她何所依。告诉她燕国的春水,也有甘甜。
  沉暮里,婢女们在她周围嬉笑着,追逐着。我也只祈求她,一笑解千忧。
 
              倾诉
 
  卫夫人啊,您何来忧伤,燕国难道不是你的夫家?
  天真的姬女啊,你们又怎知道离别娘亲的泪,离别家乡的苦?就是这燕水春寒,不也依然凄凉无处。
  卫夫人啊,您何来忧伤,出嫁难道不是快乐的事吗?
  美丽的姬女啊,我来告诉你们,看这一路南去的淇水蜿蜒,那是我夫郎迎娶我的河流。卫国的泲地,他在那里住下,那时我初见他的模样。卫国的祢地,那里是我伤心的地方,饯行的酒宴让我辞别了爹娘与兄长。
  天真的姬女啊,我来告诉你们,从前在家乡,我盼望夫郎能快快在秋日完婚,娶我过门。我对闺中家姐倾诉,也可以掬一捧女儿泉一诉衷肠。我的心思宛如清清的泉水,急切地奔跑要流入淇水,等待我的夫郎。现在,我只是心中苦闷,却与何人倾诉。嫁了夫郎辞了爹娘,来到夫家失去娘家,我又能割舍哪个家啊。
              劝慰
 
  纯真的姬女啊,你们何来欢笑,你们有谁可以不嫁,现在能在家乡嬉笑多么令我难过,也许将来你们也会向象我一样,远嫁他乡,孤独惆怅。
  卫夫人啊,莫要悲伤,请听我给你唱首邶歌,解你心肠。淇水蜿蜒,告别夫郎,卫国的干地是你回家的客栈,行到言地,摆好饯行的酒觞。快去求告你的夫郎,他在那边等候,他的心也和你一样的忧伤。
  善良的姬女啊,难道真的可以这样,远隔淇水怎可以回到家乡,路途遥远怎可以独自回家去见爹娘。难道我没有想过,辗转反侧也多费思量。
  卫夫人啊,不要彷徨,去找你的夫郎倾诉衷肠。是他让我们陪你说话,给你欢歌,他也苦费心神,你们何苦如此愁绪满怀,让爱黯然失色,不得安详。快去把爱情的橹桨安放,快去给爱情的车轮抹些油膏。且将船缆解开,车头掉转,哪怕淇水再宽,路途再长,卫国不再只是梦中的家乡。
  卫夫人啊,不要苦思苦想,你的夫郎一定应允,他会送你回家探望。
 
              思量
 
  邶国临丧,战火弥漫,我从卫国嫁到燕地,实在是惦记家乡爹娘,姊妹是否安康。春日郊游,绿水缠绵,我的心却萧瑟凄凉。燕国春日和风,草碧泉清,就连婢女都是这样欢喜嬉戏。夫郎是这样善解我意,并没有将我遗弃。
  婢女们又怎能猜得透,离开故土后,我思念故乡的心情,实在是邶国将亡,我怎能再回家去。没有欢颜,我只能敷衍借口,面带薄霜。
  看那岸边孤立的鹭丝,怎比得了浅草戏水的鸳鸯。那一漻清泉,又怎比得了家乡女儿泉的润滑甘甜。
  唉,卫国须地的桃花夭夭,春光融融美景,漕地的秋以为期,求欢嫁娶的闲和,都只能在记忆里思念。
  水边寒意渐趋,暮色将至。还是回到夫郎的身边去依偎着他,坐在车里,也该好好地陪他看看落日美景。春光易早人易老,莫要辜负了夫郎的一片心意。
 
              诗篇
 
  夕阳渐落到山峦,侧峰绿彩含烟,宿鸟归巢。她轻挪莲步,回到车舆,姣好的面容上带着一丝忧郁,颦眉不解,云鬓新乱。
  榻前的花棱上,青铜双耳盂盆里的一涵清水,倒映着新月一芽。那是我派人飞马从卫国的女儿泉里取来的。百里的路遥,驿马传书,爹娘无侵,清泉不腐。看着她舒展蹙娥,我的心也陶醉在爱的甘泉里。
  掬一捧清泉洗涤美目,在她耳畔轻语呢喃。夜风摇晃堂前新木,她也轻启丹唇,皓齿流香,四言隽句如画如诗。
 
  我将诗刻在竹笺上,青案上红烛摇曳,读给她听时,泪与红烛一起流了下来。天明时,我拿给乐师去看,夜晚,婢女和着埙声在舞堂编排。哀怨凄婉的乐曲缭绕于梁:
  “毖彼泉水,亦流与淇。有怀于卫,靡日不思。娈彼诸姬,聊与之谋。
  出宿于泲,饮饯于祢。女子有行,远父母兄亲。问我诸姑,遂及伯姊。
  出宿于干,饮饯于言。载脂载舝,还车言迈。遄臻于卫,不瑕有害?
  我思肥泉,兹之永叹。思须与漕,我心悠悠。驾言出游,以写我忧。”
  有妻卫女,尚且感怀故土的离散。邶国的君王啊,你且慢说自己的悲伤,是你将国覆巢,才有黎民的悲哀与感伤。
  思乡的妻啊,你且听我良言,待到秋风再起,我与你再回家乡……
 
附:
诗经·国风·邶风·泉水
 
毖彼泉水,亦流于淇。有怀于卫,靡日不思。
娈彼诸姬,聊与之谋。
  出宿于泲,饮饯于祢。女子有行,远父母兄弟。
问我诸姑,遂及伯姊。
 
 出宿于干,饮饯于言。载脂载,还车言迈。
遄臻于卫,不瑕有害?
我思肥泉,兹之永叹。思须与漕,我心悠悠。
驾言出游,以写我忧。
         来源:精英博客 

前一篇<---本篇--->后一篇

 

返回主页     留言评论


 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181169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 老农   网页制作:欧丽技校 张杰
技术支持:
淇县之窗    豫ICP备09020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