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淇河文化研究第二卷(2007)

 

夜访妲己墓

作者: 时光村落·豆娘的BLOG

http://blog.sina.com.cn 2006年10月28日16:13

10月20日,到豫北的淇县。最想看的就是妲己墓。

十年前,黄河漫滩,为抗洪救灾来过淇县。记得一日黄昏,走到淇水河边,见河水清澈无比,暗暗称奇。据说淇水是整个华北唯一没有被污染的河流。
《诗经》(卫风·氓)诗云:
氓之蚩蚩,抱布贸丝。
匪来贸丝,来即我谋。
送子涉淇,至于顿丘。
……淇水汤汤,渐车帷裳。……
说的就是这条淇河。
淇水岸边,南北走向有一道土丘,自南而北有纣王墓,姜王后墓,妲己墓,相距各十几米。纣王墓墓碑上书:纣王之墓。周谷城先生书丹。纣王墓和姜王后墓皆荒草一片,覆满残枝败叶。唯独妲己墓,墓上长满了一种细草,婆婆娑娑低垂下来,似女子的长发,甚是秀丽。细草开着细碎的紫色野花,多如繁星。正至雨后,一阵风吹来,晶莹的雨珠纷纷滚落。同行者低语:风物天造,一看这里就知道埋了一个大美人!
   放眼望去,四周的旷野里并没有这种细草,独独妲己墓上有。就问一放羊老汉,是不是有人专门在墓上种的花草。老汉道:纣王、妲己都是坏人,谁吃饱撑得去种花草!都是野生野长的。
  更加惊奇。
那次临走,回头望望清清的淇水,和水边静寂无人的墓冢,万分感慨。
想起为海伦而打的特洛伊之战结束后,长老院的白头耄耋长老们要处置海伦,及待见到海伦,顿时默然无语。有长老窃窃私语:特洛伊之战为这样的女人打,值。
海伦安然无恙。
东方的妲己断不会有这样的下场,肯定要千刀万剐。红颜是祸水,狐狸精要祸国殃民的。
十年过去了,不知道妲己墓还会怎样?
会议方带我们去看古灵山、古朝歌、云梦山,就是不去看纣王墓和妲己墓,心中不解。终于按捺不住,约三人趁夜深人静,悄悄向县城东走十余里,夜探妲己墓。
是夜,漆黑一片,天无月光,冷风阵阵,秋虫唧唧。脚下偶尔踩断枯枝,发出声响,不禁叫人毛骨悚然。司机趁机学鬼叫,其声凄厉,浑身抖抖。
  幸遇一看荆条的村民老乡,借我们手电筒照着,往淇水河边走。草深树密,撩开柳枝,黑黝黝的河水默默流淌,我们如临深渊。
  绕过纣王墓时,想起史书记载,纣王年轻时高大英俊,臂力过人,也为百姓做过一些好事。可惜晚年变得暴虐无道。
往北走十几步,就是姜王后墓。墓碑已经倾斜,杂草丛生。这个被刺瞎双眼的女人,再也不用去看更黑暗的人间了。
大伙起身往妲己墓走,忽然,田诗人一声尖叫,扑通一声全身扑地,下巴和脸颊上沾满泥土。大家开玩笑说:你心最诚,给娘娘磕了一个大头!
手电筒的光在灌木丛中晃来晃去,好不容易找到了妲己墓的墓碑,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倒下了。碑上写着:苏妲己之墓。斑斑驳驳,一片风吹雨淋的痕迹。
一时间,大伙沉默无语。
就弯腰寻找那种十年前见到过的细草,可惜天太黑了,看不清楚。
临走,年纪最大、平日不拘言笑、甚是严肃的作家李老师忽然双手合十,嘴里喃喃道:妲己,给你拜一拜!
心里又是一震。
告别老乡,回去,一夜浮想联翩。
翌日,惦记着家里的孩子,会议未完就往家里赶。恰好还要路过妲己墓,下车,几人拍了照片。妲己墓上夏日才开花的细草已经衰败了,但又覆满了一簇簇蓝色的野菊花,煞是美丽!仍然是奇怪的事,因为纣王墓和姜王后墓上就没有。
虽然眼前是一片荒芜,但保留了我十年前来时的模样。思忖道,在传统观念中纣王、妲己都是坏蛋,没人去修葺他们的墓冢。若是岳飞岳王墓,你去瞧瞧!想到那些为开发旅游不断新建的“古迹”,不禁索然。或许,在中国没有“开发保护”就是最好的保护吧。
妲己墓是,河南郏县的苏东坡墓亦是。              

                                                     深夜的淇水河畔,黑黝黝的是河水。

淇水河边的纣王之墓。周谷城先生书丹。

倒卧在地的妲己墓墓碑。上写:苏妲己之墓。

清晨原野上的妲己墓,墓上站着的是张诗人。

妲己墓上深秋的野菊花。隐约可见一种细草,夏天就像女人的长发披下来。

为我们照路的老乡,淇县河口村人。

来源:新浪博客 > 时光村落·豆娘的BLOG http://blog.sina.com.cn/s/print_54b6d332010005ju.html ,

 

前一篇<---本篇--->后一篇

 

返回主页     留言评论


 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181169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 老农   网页制作:欧丽技校 张杰
技术支持:
淇县之窗    豫ICP备09020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