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文化名城浚县》第一卷 今天是:
  名城浚县主页 文史事件 名胜遗迹 古今名人 探索创作 民俗文化 涉浚专著 文艺作品 留言评论  

 

   

古今名人 - 子贡(中篇小说)
子贡(中篇小说)
子坤
作者:子坤   加入时间:2007-11-13  点击:3806

      子贡 Part I 

     在孔门诸弟子中,子贡占了很多个最。比如他是最有钱的,起先他出身一般,后来货殖焉,亿则屡中,因为善能预测商情而成为富翁;他又是最会赞扬老师的,如仲尼,日月也,无得而逾焉,称孔子如日月,夫子之不可及也,犹天之不可阶而升也,赞老师的学问德行深不可测。凡此种种《论语》中所载孔子与弟子答问,以他最多,喜得孔老夫子许他在四大专业:德行,政事,言语,文学之中的言语一项与宰予并列前茅。孔子死后,子贡为孔子守墓长达六年之久,也是最长的一个。

      但最中之最,是他的政治生涯波澜壮阔,可说是当时影响国际政治格局,甚至改变历史的大人物。只怕连佩六国相印,一怒而天下恐的苏秦和纵横派的骄子张仪都颇有不如。

      子贡本名姓端木,名赐。生于公元前520年,小孔子三十一岁。是卫国人。说起这卫国,在春秋时期是个不大不小的国家,似乎从未在国际事务里充当要角。但人才济济,随便举两个例子,如改革派商鞅,如军事家吴起,皆名满天下。

      在鲁哀公十一年,也就是公元前484年。齐国握有重兵的大夫田常想废掉国王自立,又忌惮另几为也颇有权势的大夫:高,国,鲍,晏四位。所以心生一计? 八倒?br>举兵伐鲁,这样一来,重兵在外,他就可以趁机图谋不轨了。孔子得到消息,立刻找来最亲信的几个弟子,鲁国可是父母之邦,你们想想办法。以勇气著称的子路先发言。孔子听完摇头。接著子张和子石两人也提出一套方案,孔子也说不行。最后子贡说出史称五国各有变,存鲁、乱齐、破吴、强晋而霸越的连环妙计。孔子立刻放心了。

      子贡先来到齐国向田常进言,鲁国你可打不了。

      子贡PARTII(自家搞笑点评)

      田常本来成竹在胸,谅那鲁国向来软柿子一个,整个计划如探囊取物。现在忽闻逆耳之言,又出自高人之口。不禁警觉,为什么?子贡等的就这句话,从容开讲道理。您想那鲁国,城池又矮又薄,国土又小又窄,国君昏昧不仁,大臣虚伪无用(这不把老师的前同事都骂了?还骂得挺深刻。不过顾不得了,说服别人得舍得说心里话),百姓又不熟悉攻守。根本打不得。如果您一定需要挑个国家来动武(感觉田常怎么特象小布什?而且细看他的打算和子贡的分析,简直与小布什不谋而合)不如打吴国吧。

      田常听著有些晕,但看在老孔面子上,硬著头皮接了一句,为什么选吴国呢?想来此时子贡心里已经笑了,然要打就打吴国!它的城池又高又厚,国土又广又宽。听说新生产了一大批超好的盔甲,国家给士兵待遇极好所以报名入伍人太多,都是层层选拔。优秀的战士和先进的兵器可说是他们两大特色。更不用说带兵的都是名将。听说过伍子胥和孙武吧,写<兵法>的那个,现都在吴国领兵。(这个故事中名人很多,孔子和他的弟子,各大国诸候,孙子先生,西施姐姐,鲁莽的夫差,狡猾的勾践。纷纷或得或失,从此改变命运) 田常驰骋当时诸候中最强(秦国的趁势崛起是本次事件的副产物之一)的齐国政界军界数十年,如今稳坐第一把交椅,国君都怕他。当时感到被如此这般戏弄,就再老谋深算,也有些沉不住气,沉著嗓子道,请教子贡先生,这话怎么说??为什么放著弱的不打,去打强国呢?(你当我是傻子啊??)

      子贡微微一笑(可能还喝口饮料,你越气急败坏,就越会按我的思路来),您出兵可与众不同,所谓谋取在外者攻弱,谋取在内者攻强。听说贵国好像有人不太听国君的话,就不用我明说了吧。如打鲁国,以其弱,几天就拿下,您好不容易支派出去不想看到的人,很快又回来了,而且还是凯旋,权势大涨,国君威信增加。这些不会是您计划的初衷吧。

      打吴国,没个几年那几个人甭想回得来--弄不好永远回不来,国内百姓必怨国君,国内政坛处于真空,您一直想的那件事,想不做都难!

      田常大喜,可我兵已发了,再改变进攻线路,是不是太暴露了。(天下聪明人不止你我二人吧)子贡沉著,只要您配合一下,发个暗号,让队伍稍微慢点,我自有法子让吴国先来挑衅(果然高人),到时,您顺风扯旗。田常当然不仅许诺,而且感激万分。心里后怕,幸亏他提醒我,险些坏了大事。

      至此,致命的链式反应引发了第一环。存鲁完成了。(时常遥想当年子贡哥哥,真正三寸之舌抵得雄兵百万,挽狂澜于欲倒,扭动乾坤者也。千百里外小小鲁国百姓们正在酣睡怎知兵火曾经擦肩而过。)

      子贡partIII(谨以此文献给战斗在文化走廊第一线的藕然,heka,口水妞,淑女司令和各位大侠。排名不分先后)

      子贡马不停蹄(带著家乡父老的重托,文学城各位的期盼)来到吴国。面觐倒酶蛋国王夫差(他真没招谁惹谁呀),大王,百年一遇,大好机会来了,特地前来道喜!!

      (黄鼠狼给鸡拜年)

      此前夫差新任命伍子胥为大将军,孙武为副。其实孙武业务更强,但大家应该记得夫差面试他时候,说你要真厉害就把我这一宫美女变成战士!他为了炫本领,杀一儆百,砍了最受宠的两个美人,夫差想制止都来不及,还说出后世军事家引用次数最多的一句牛话将在营,君令不受!让吴王郁闷了很久,得二名将,却失二美女。(这充分说明一个男人在职场,情场不可能双赢,即使国王都不例外。)接下来吴王登上了事业的顶峰。反正伍,孙两位谁打都够越国呛。顺利替吴王报了父仇,大败越王勾践于会稽山下,要不是文大夫劝范大夫贡献出自己的情人--天下第一美女西施,(范蠡肯定从此每晚睡前都要把文种的祖宗十八代骂一遍,怎不把你老婆牺牲一下,先?),不仅君臣性命不保,越国从此也就不复存在。但勾践是极其可怕的敌人,是你绝对不应该给他第二次机会的敌人。这一点夫差再粗心也看出来了(说明勾践还不够奸,比后世王莽之类差太多了)。另一个无法低估的力量是西施的媚(参见拙作<论历史的本质>),尤其是劲敌天下第二和第三美眉刚被孙武消灭。所以夫差居然就放过了勾践,回来又后悔万分。派了很多密探到越国监视。

      夫差(瞧老爸盍卢给他起的这倒酶名字)理性上急著想把差一步就赢的棋走完,可感性上天天被西施洗脑,硬说越国是友邦,勾践是个忠厚而可爱的人。温柔乡中的夫差开始走下坡路,心里镇日斗争不已。这时听子贡说的没头没脑,不知何意,心不在焉地说请教。

      像子贡这样的高手,给点阳光就灿烂,有点水分就生长。马上抓住这若有若无的机会,进言道听人说(还不都是孔夫子说的)称霸天下,先要有仁德,绝不能见死不救;无敌于天下,又要善于利用形势,四两可拨千斤之重。夫差总算打起点精神,额头亮晶晶的说:果然是高见!可我没看出现在的国际形势有何可为之处啊。(有西施在,他还能看出什么?)子贡于是又开讲道理了。

      现在,齐国出兵伐弱小的鲁国,明显胜券在握,一旦得手,名利双收。论名,天下畏服,论利,兼并鲁国后齐国势必更强。与吴国称霸天下的长期战略抵触。

      那怎么办?

      大王火速出兵攻齐。诸候只知大王为了救鲁国,仁义啊。而齐国倾国而出,吴国出其不意攻其本土,不仅现在就大大地捞一把实惠。而且从此彼消我长,齐国再莫想与咱们吴国(套近乎!)争雄。

      夫差听了已经非常动心了。不过心中总放心不下勾践,眼前放著这么个大明白人,何不求教与他,我最近有线报,越王和他文,范那两个大夫鬼鬼祟祟,不知会不会像我趁齐国打鲁国从后面打他一样,趁我打齐国从后面打我?(这是子于写下最绕口的一句,保证不再)

      子贡哈哈大笑(子贡哥哥也太假了吧?),越王这没出息的,怎比得了大王您?你所用的武将,一个乃不世出的军事天才,他的论文<孙子兵法>名播天下;另一个是打遍中原无敌手的战争专家,忠心智慧无双,为护幼主出楚境,一夜白头的传奇人物伍子胥。(请问让他俩打打,谁厉害?)大王得其一,天下可运于掌上,两位巨星皆立于您的朝堂,你怕谁?再看勾践,重用的是两个书生,(况且又不是我们儒家大学毕业),能成什么气候?

      夫差的头已点得象公鸡啄米了,子贡索性再喂他个定心丸。

      大王委任我为吴国使节,我管教那几个书呆子把全越国的兵都交给大王的将军,带著一起去打齐国,您还有什么担心?

      子贡本身已然辨才无碍,加上两个被猛戴了一番高帽的军事专家打完越国之后,正手痒;何况西施美人呼吸如兰,声音如电磁波,貌美的更是没词形容,“越国很好嘛~~,就打齐国嘛~~” 自然地,夫差心花怒放,心悦诚服。生活事业上种种矛盾刹那间烟消云散。这番推理是经得起推敲的。越国诚能派兵助阵,一方面减少己方消耗,另一方面暂时可高枕不再忧勾践捣乱,或者以二将之能,借而不还,小勾同志就永无出头之日了,而美人西施也不用再和他每天唧唧歪歪。我派人送先生去,只要勾践交兵权,他们一指孙,伍两人,立刻出征!

      子贡PART IV(自家搞笑点评)

      [谨以此文献给夜林,无为老子和leaveleave]

      子贡不敢耽搁,飞身上马,吩咐随从,越国!(听著像大话西游片尾的唐僧)。时间确实分分秒秒都宝贵得象金子。好在子贡有的是钱,一路上骑最好的马,登最好的船,只要能争取时间和效率,大把扔银子不是问题。子贡担心的是勾践的狡猾。

      如果说田常傲,夫差莽,勾践为人行事则独得一个奸字。是以临行前除了孔老夫子亲自听取整套方案,还派大师兄子路和那个因为贪睡总被老师骂(朽木不可雕也就打这来),但机灵透顶的师弟子于共同备战。师兄弟们都认为越国这一站是最难啃的骨头。以勇著称的子路拍案而起,师弟,你去了之后,二话不说,先给他点颜色。他不就一招卧薪尝胆么,也就骗骗夫差那个呆子。告诉他,不按我们说的做,马上到夫差那里揭他老底。会稽山大败不久,他元气未复。夫差随便派支军队就灭了他!

      子于却有不同的见解,师兄你得沉住气。这越国离我们太远,国家档案馆<鲁春秋对他的记载于列国中最少,我们并不清楚实际情况,所知大部为传闻。比如按理夫差的父王盍卢因勾践射中脚跟,不治而死。巧了,大约同时代,万里之外ACHILIS在希腊名城TROY墙外也因射中脚跟而死,看来勇士的后跟与箭簇之间有种特殊的引力)。为何他却惑于女色而忘父仇?孙武,子胥皆良将,失去前次机会,不会不派暗探窥俟,又何以看不透勾践阴谋?更要防著精明无比的文,范二人。按计划我们又要他们借兵给死对头,无异与虎谋皮。硬来恐怕不行。必需说明我们的计划能推动或加速他们君臣的阴谋,方可奏效。

      子贡一路反复思量著怎样将师兄师弟的构想融合成一个先抑后扬的组合。等盘算完 毕,不觉已进入越国境内。

      耳边听著越国独特的方言,恍然明白了孙武,子胥失策之处。原来当时的天下各国方言迥异(秦始皇很久之后才同一文字。大功绩啊!),在中原地区,以齐国,鲁国,周天子京畿构成一个文化大三角。周边的韩,赵,魏,卫,燕,中山,包括偏远一点的秦都说大致相同的口音,(相当于现在的英语)。而楚,吴,越,就一个比一个远离中心系统,不但与中土不同,互相差别也很大。比如屈原的诗歌,当时的中原人士是不太欣赏的。 

      因此吴国派来的奸细,很容易被发现,而勾践等人故意不说破,将计就计喂给他们点假情报,使得吴国上下失去警惕。加上勾践(够贱)的“忍”功独步一时,吴国无论什么芝麻小官来了,都厚礼重聘。让吴国人十分看不起他。而这正是他要达到的效果。 

      这次子贡来,更是除道郊迎,勾践亲自驾车(奇观!国王赶马车)接到王宫。子贡得到出行以来最高的礼遇。更觉遇到了劲敌。精神一振,不等勾践虚与委蛇,厉声道,你的计谋自以为没人能看破吗?饶是奸雄勾践,也不禁变色。忙看看左右,还好只是亲信,用一种世上无人能拒绝的声音(这小子就会这一套!),请先
生指教。

      子贡颜色缓和下来,所谓阴谋,一定要机密,决不可让你的对手识破。否则还算什么阴谋?这话不仅说到了勾践心里,更是他的专业。所以脸上的谦虚和诚恳求教之色更浓,敢问,怎样才能做得到机密呢??就等这句。于是子贡又开讲预备好的道理了。

      现在的吴,越实力对比,不用我说,几位都知道吴强而越弱。但我刚从吴王那里来,可以负责地告诉你们(有点像天下无贼的对白),夫差沉溺于西施的美色。(拜托!老大,有谁能不?!)国政日驰,你们上下行贿的效果也开始显露,吴国百姓已有怨望。应该说你们的计划正在起作用,几年之内吴,越之间形势必然逆转。所以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保!持!”

      吴王颇有疑你之意,我已尽量替你遮掩。但有件事要你自己做。做成此事,吴国不战已败!

      全凭先生吩咐。

      现在吴王意欲伐齐国,这是他加速自己灭亡,对越国是好事。但他担心你们会从背后偷袭,所以犹豫不决。你们应该立刻响应,并假意遣全国之兵助阵,偷偷留一部分精锐别让吴王知道。这叫他家著火助点风(够狠!孙行者亦曾用此计。见拙作<笑话西游>)。一方面他永远消除对你的疑心,傻呼呼地去伐齐,自讨苦吃;另一方面,等他大败而归时,你派去助阵的兵内应,你留在国内的兵外合。吴国必灭。

      高明!勾践一边大声赞同,一边脑筋飞速转了千百个念头。当年的荣耀,近来的屈辱,眼前的机会…… 

      毕竟他阴陟沉稳,可万一吴国胜了呢? 

      子贡早料到有此一问。“齐国乃一等一的强国,我料他不胜。而即令吴胜齐,也必是损失重大的惨胜。从地形上看,”身边的随从小强(蟑螂?)递过地图,子贡指着一条早就画好的行军路线接着说。“夫差的回程必经晋国边界。晋候素喜趁人之危,这样便宜焉能不沾。必邀击之。吴国军队的结局只怕更惨!” 

      面对这样的深谋远虑,雄才大略,勾践君臣这次真诚地流露出敬佩之色(你小子也有真诚)。比起来,他们的西施美人计加卧薪尝胆苦肉计简直小儿科。勾践此时只需要一个保证,那要麻烦先生敦请晋候依计而行,方保万无一失。说著几乎要跪下去了。

      子贡微微一笑,这就包在子贡身上!(什么叫牛,举重若轻!)

      勾践奉黄金百两,宝剑一柄(这可是越国特产噢!),良矛两支。(就差颁杰出青年奖了)任子贡为特使访晋。临别赠言--只要晋候答应,并且预先将重兵向地图上所标位置开始集结(就你花样多!特烦)我即刻遣兵入吴。

      于是如此小心而奸猾的勾践也被说服。范,文二人更看不出有何不可。尤其是老范,心向往之!(范大夫明知西施嫁他人已久,但青梅竹马又怎能忘怀。)

      子贡PART V(自家搞笑点评)

      勾践的忠心表得有点过头(他真的是一天都不想多等),派大夫文种飞马递信给夫差,我敬畏大王,写信手都颤抖。从小我就没了父母(扯到哪儿了?),长大了又自不量力,犯下大错(还真不小,杀了夫差他老爸),兵败会稽山下也是罪有应得。听说大王举义兵伐暴齐(其实是去年吴,鲁先打齐国的啊!),救弱鲁(弱您别惹事啊!),扶周室,包括我在内的全越百姓无不踊跃响应(仗义)。倾国之兵,饷,器物,尽归大王使用。特派贱臣文种先奉上宝甲20领,宝剑步光1柄,宝矛屈庐一支,预贺胜利。(学著点,表忠心者当如此)

      结果吴王夫差感动啊。就对文种说,既然如此,那叫勾践陪我一起去吧。这下,文种傻了。如果假戏真做,勾践随夫差出征,那等于自投罗网主动要求当人质,后

      面的棋就没法下了!反之,如果当场拒绝呢,又会马上露馅。正在敷衍中,幸好子贡赶往晋国途中顺路经过吴国。问明原委,只好临时加演一番道理(买一送一)。越国上下对大王忠心耿耿,出兵,出钱,若再让其国君随征。显得有些过分。再者,勾践相当于大王您的一个地方官,你伐齐国,他给你管理后勤,岂不更妙?< br>于是吴王称妙,文种偷偷抹把额头上欲滴的冷汗,子贡依照原方案前往晋国。(这都能说圆?)

      国君晋定公此时已五十多岁,在位28年,比较而言算是晋国最后一位有点作为的国君。但日子过得很累,内忧外患使他无比疲惫。(当国王我容易吗,我?)神经有点衰弱,最怕坏消息。最大的希望是过几天平凡日子(就像现在某些名人说的)。

      由于周代分封体制先天的缺陷,孔子所感叹的天下大乱已经更上层楼。原先是各国诸候不再听命于周天子,现在一国之内大夫们也不再把国君放在眼里(现世现报)。

       而这一现象尤以晋国为最。势力庞大的韩,赵,魏,中行,范,智六家大夫号称六卿。

       42年前,现任国君的爷爷晋昭公死时,他们就趁幼君新立之机扩张私人的领地和军队,已超过很多小国的国君。28年前他父亲晋顷公临死前,局势更加失控。六卿把全国土地瓜分完毕,设立十个县,直接由他们自己的儿子来任大夫。再到后来,他孙子当晋君时反要到六卿家朝拜(比周天子还惨),最后以三家分晋告终(参见拙作<豫让>)。

      子贡知道他怕刺激,就偏给他来点心跳。危险专找没准备的人,战火爱烧没防? ?br>的国家。强度刚刚好,再强一点,恐怕晋定公就不只是从宝座上象烧了屁股般跳起来,荒了神,先生说,该怎么办呢???!!!

      已经到了最后的一环,子贡此时所需的就不只是一双肯听的耳朵,更需要一份马上付诸行动的决心,所以不顾定公的惶恐,更深入地为他分析(往死里整!)。

      越吴为仇已久,而吴王即将伐齐,此三国均与晋国接壤。一场大战已迫在眉睫,形势极其错综复杂。站在晋国的立场,胜者可能乘势劫掠,败者也会不顾一切地搅混局面。如果六卿之中有人再趁机作乱。大王觉得有多大把握可控制局面?
      晋君:。。。(我晕)

      唯有立刻通令六卿,集结重兵在,小强又递上表识井然的地图,吴,晋之边境。吴胜,可阻其攻晋,齐胜,可助齐攻吴。外,可防越之不轨,内,六卿互相牵制,而无人敢妄动。

      晋君万分感激(好像此行每位国王都对子贡感戴不已):先生救了我,也救了晋国百姓!随即依言传令六卿。

      子贡虽未亲谒六位大夫,他们却按照他的思路,非常配合地完成了部署。因为眼看几个大国开战,出境迎击自然优于引狼入室。反正用晋国的资源肥他们自己的家。(都是好男人)。< br>

      子贡PART VI(结局) 

       如同玩多米诺,先摆好全局,然后在第一张牌上潇洒地一推。风吹麦浪,水到渠成(酷)。外行看热闹,细心的人应能体会这中间需要何等的精确!

      这样大规模的军事行动外加政治阴谋,头绪万端,瞬息万变,预订一路到底的计划,几乎不可能。可当时的通讯,交通条件却迫使你必须如此。为了帮助读者想象一下当时的难处,举个简单的例子。计时器,尤其是便携式的计时器(也叫手表)是上个世纪才发明。中国古代虽早有日晷铜漏,但又怎能携带?所以两个朋友约会,也只能日出时分正午或日落时分,其他时间就凭估计,一两个小时的误差毫不为奇。这给阴谋家(一定要准时,否则出人命)统筹,行动以极大的困难。所以中国历史上几次有名的政变都发生在日出时分,而不是上午9:30准时行动!

       再有,缺乏远程通信系统(没有手机),子贡这样一站一站下来,无法回头复查前一环是否有变,节外生枝?总之非人中龙凤,难堪此任!

      晋君庆幸子贡的提醒,近百余年间,只有这次的连环妙计使晋国军队占尽先机。仿佛一只秃鹫盘旋在血腥博杀即将开始的旷野上(沾便宜一定要有这样的眼光)。
      越王勾践得到消息,心中大喜,我勾践终于等到了今天,是我的我一定要拿回来(英雄本色小马哥?)。即刻派兵星夜入吴,表面助阵,其实包藏祸心。

      傻瓜夫差兴奋极了,本来吴,齐两国旗鼓相当,再有越国相助,哇赛!西施说我这次要大显身手,一点都不错(拥有美人,何计结局)!马上出兵攻击看似毫无防备的齐军。 

      齐国田常笑了,送上门了,今年我走运!正向鲁国行进的齐国大军,急转弯,迎击吴军。

      吴国将军果然厉害,于艾陵大破齐师,获斩七个兵团。这正是田常希望看到的局面,他于几个月后逐出国君,自立为齐王。再看得胜的吴军,凯旋途中,在晋国边境黄池,遭遇早已埋伏多时的晋军。

      晋人大败吴师,晋太史兴奋而翔实地记载了晋国这回光返照般最后一次在国际事务中大出风头的场面。

      勾践是所有观众里最紧张的一个,一直密切注意事态发展。得到这个消息,当天涉江伐吴,势如破竹,屯兵吴国都城七里之处,等夫差来扑火。夫差本来黄池战败,还有点不服气,但这时后院起火,只好对晋国大骂有种等老子回过手来!飞奔回国。

      吴越均长于水师,在五湖大战三个回合。勾践里应外合大破吴师,攻陷吴都,杀死夫差,成为区域性霸主。范大夫,乱军之中,只惦记著西施,两人偷偷溜掉,谁也没注意。并且从此人间蒸发。原来子贡那天来访后,范大夫看清形势,已早早做了准备,在太湖开发区秘密买了房子,衣食奴婢,金银首饰都备好了。

      临行前给文种留封信,勾践为人,只能共苦,难以同甘。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最后再骂你一句,以后没机会了)他知道文种贪恋功名,绝不肯听,

      但故作姿态,以防后人看出他因女子与朋友反目。(只有本文读者才知其中原委)

      到了这一步,子贡可说是威震天下,随便那个大国递份简历去,还不捞个宰相当当?

      可他却成而不居,功成身退。孔子认为子贡可当贵比瑚琏的庙堂之器,他却在小小卫国的一个大夫家做家丞业余时间继续做生意,是正史所载最早儒商之一。颇有点大隐于世的味道。

      这是因为孔子早年自立门派以前,曾跟随老子。所以儒家学问中往往兼容著道家的智慧,这在子贡身上尤其明显。他一方面以儒家积极入世的态度排解 祖国的危局;另一方面却急流勇退,大发其财起来。不过他毕竟不是彻底的无为,自己的专业言语从来没扔过。表现出来,就是喜扬人之美却不能匿人之过。孔子也曾批评过他。知学生者,莫过其师,孔子知道子贡的言语乃是重武器,可兴国,亦可杀人。

      说到当时辩词便给的名士,共有四大高手。其中三位出自孔门,子贡,子于,原宪,和不知什么来历的鲍焦。

      孔子死后,弟子们各自发展。原宪认为世风日下,显达的人都不正派。所以归隐山林,每天衣衫褴褛,垢面粗食。弄的其他有作为的如子路,子有都有点不好意思。

      于是子贡想去做做他思想工作。

      子贡错在不该太讲排场,鲜衣怒马,随从如云。来到原宪的狗窝前,敲一下破栅栏门,门掉了。只好走进去,说,瞧你这病歪歪的样子,让我们都跟著丢人!这下被原宪抓住话柄,我没钱,这叫穷,政治主张不能实行,只顾自己发财,那才叫病!高手比武,一招而已。子贡大惭而归。从此不仅不敢管原宪的闲事,每次子于提起这个话碴取笑,他也无话可说。

      鲍焦听了,依葫芦画瓢,也来一套叫花子拳,有次就在子贡出游的路上叫板。子贡的性格上有个弱点,就是喜欢知难而进。再说,这次他已想好了套路。上来先向鲍焦恭敬施礼,开口道,听说先生是‘罪恶的粮食一粒都不吃,罪恶的土地一步都不踏。’那请问你乞讨来的饭也经过罪恶国家买卖流通而来,你所住之处,大约总属于某国么县所辖吧!转身而走(酷)。

      鲍焦心里凉到了底,对子贡的背影大叫,君子重进而轻退,重愧而轻死。子贡来不及制止,他已然自杀。

      子贡此刻想起老师曾告诫过他的话,不禁心灰意懒,此后再不发一言,终老齐国。

附:作者来信

你好,

      我于去年在网络上写了一篇中篇小说<子贡>,不知可否在你们这里发表。附上第一节。

      谢谢。 

                                                                                   子坤 

                                                                                      (2007-10-23)

姚惠明 老师,

      您好!

      我现在重发一遍给你。因为当初我是在文学城的文化走廊连载,所以段落的划分就有些故意“卖关子”,如果您认为需要调整的话,我没意见。

      谢谢! 

                                                                                  子坤 
                                                                                     (2007-11-13 )

,,,,

上一条:踏访黎阳忆子贡
下一条:贡玉轩

·儒商始祖子贡(端木赐)

 

 
     
子贡(中篇小说)

 

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主办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老农  ☆ 

 站长: 姚慧明  电话  0392-2181169 邮箱: yhm450217@tom.com    主持人:马金章  电话  0392-5522578 邮箱: mjz5503826@163.com

技术支持:淇县之窗    豫ICP备09020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