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文化名城浚县》第一卷 今天是:
  名城浚县主页 文史事件 名胜遗迹 古今名人 探索创作 民俗文化 涉浚专著 文艺作品 留言评论  

 

   

古今名人 - “赛诸葛”徐懋功黎阳遗踪
“赛诸葛”徐懋功黎阳遗踪
马珂 文/图
作者:马珂 文/图   加入时间:2009-8-19  点击:1968

  《隋唐演义》里刻画了许多家喻户晓的英雄形象,像秦琼、程咬金、徐懋功等。在《隋唐演义》里徐懋功被演绎成一位半仙级人物。其实,历史上的徐懋功虽不如演义中那般夸张,但也确是善用兵法、料事如神的奇才。他是隋末唐初时期著名的军事家、谋略家。唐太宗李世民称赞他说:“古之韩(信)白(起)、卫(青)霍(去病)岂能及也”。徐懋功与黎阳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在黎阳举事起家、大伾山南至今仍有他的墓、当地人都说他是浚县韩寨府人……

徐懋功画像

当年徐懋功指挥操练兵马、瞭望敌情的中军亭

                                                              中军亭

      “徐懋功是俺村人。”提起徐懋功,浚县黎阳镇韩寨府村的村民们如此自豪且坚定地说。但据正史中记载,徐懋功为曹州离狐(今山东东明一带)人,但是韩寨府村的村民却如此肯定徐懋功又是当地人,这是怎么回事呢?

  一说,徐懋功参加瓦岗军之后,祖上从山东迁往浚县,后世居韩寨府;一说,徐懋功的孙子徐敬业后来起兵反武则天,兵败被杀,徐家被剥夺赐姓,为避杀身之祸,世居韩寨府的徐懋功后代,遂改他姓;一说,徐懋功在黎阳起家,他的妻子就是韩寨府人……

  徐懋功(594年~669年)为初唐开国功臣,也是隋朝末年瓦岗军主要创始人之一,被当时人们称诸葛亮式的“智多星”。徐懋功原名徐世绩,字懋功,后来唐高宗赐他姓李,为避太宗的讳,改“世绩”为“绩”,徐懋功遂以李绩之名闻名天下。他每次行军作战“颇任筹算,临敌应变,动合事机”,在攻灭东突厥、平定薛延陀、征服高丽等重大军事战役中,立下赫赫战功。

  

  徐懋功献计,智取黎阳仓

  

  浚县为黄河冲击平原,为天然大粮仓。有句俗语道:“浚滑收,顾九州。”开皇元年(581年)隋文帝下诏建黎阳仓。与当时洛口仓并重的黎阳仓位于黄河与永济渠之间的大伾山上,不仅便于粮食的储备,更便于漕运,被世人誉为:“非一邑之仓,乃天下之仓也。”为了争夺黎阳仓,无数英雄豪杰为它竞折腰,多少重大史事发生在这里?去年12月份,大运河申遗考察团来浚县考察,中国大运河联合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办公室副主任顾风说:“浚县黎阳仓,不仅是河南省境内大运河的重要文化遗产,也是整个大运河的一个亮点。”

  顺着大伾山北麓的一条巷子,我们来到大伾山山脚寻找黎阳仓遗址。“这里就是当年黎阳仓重点所在地。”浚县旅游局副局长张富民告诉记者。山坡上、土层里到处是俯拾即是的残砖烂瓦。“这是唐宋时期的纹瓦,要比现在的瓦大得多,你看上面细密、交错的纹路。”张富民弯下腰,从旁边一处土层里扒出一块巨大的灰色瓦片来,然后说到当年徐懋功向李密献计,夺取黎阳仓的史实。

  徐懋功生于大富之家,在隋末乱世,徐懋功父子“乐善好施,拯济贫乏,不问亲疏”。徐懋功17岁时,便投军瓦岗军,步入戎马生涯,成为大名鼎鼎的瓦岗军的显要人物。后来他说服翟让让贤,尊李密为首领。据《资治通鉴》载,义宁元年(617年),河南、山东大水,饿殍遍野,隋朝赈济不周,每天饿死数万人。徐懋功向李密献策说:“如今天下大乱,饥民遍地。如果能够夺取黎阳仓,大事可图。”李密听取建议,派徐懋功率领部下5000人攻破黎阳仓,开仓救济饥民。10天之间,竟招募兵士20多万人。随后,武安、永安、义阳、齐郡相继投降李密。

  徐懋功审时度势,适时夺取黎阳仓的决策,起到了决定性作用,不仅壮大了瓦岗军的声势,赢得了民心,还有力地打击了隋王朝的腐败统治。

  

  徐懋功屯兵大伾山,建中军亭

  

  大伾山顶,禹王庙前那座六角攒尖的亭子就是中军亭,是隋末瓦岗军的遗址。当年徐懋功率领一部分瓦岗军驻守在大伾山镇守黎阳仓,徐懋功就是站在此亭上指挥操练兵马、瞭望敌情。亭上石柱原无刻字。后来,浚县清代县令刘德为怀念徐懋功题联曰:“九河横流归海若,孤峰俯眺慑天吴”。并有诗云:“当年此驻军,□(已磨蚀)敌如指掌。只今伾山荫,鬼哭不敢仰。”

  浚县著名石刻艺术家韩金堂先生对浚县的历史文化也很了解。他所了解的,大都是当地世代流传下来的传说故事。他说,李密很有政治野心,一心想要称帝。攻下黎阳仓后,李密南征北战,瓦岗军迅速发展壮大到三四十万人,那声势,“人马一过黄河,水都能喝干”。当时徐懋功驻守黎阳仓,李密则利用浚县紫金山易守难攻的地势,建“金雍城”,做着皇帝梦,当地人称“李密坐紫金”。

  后来,李密与宇文化及同山之战,李密与王世充一战,使瓦岗军损失惨重,李密顿生一计,遂带三四万人投唐,以借助唐王朝的势力壮大瓦岗军的力量。

  李密投唐后,唐武德元年(618年)11月,徐懋功收到魏征(李密部下)劝降信后说:“尽管李密已归顺大唐,但这些军民与土地,都属于魏公(李密)所有,如果我将这片土地献给大唐,等于趁主人之危、落井下石,为邀功求得的富贵,我引以为耻。如今,将我所管辖的土地的详细资料以及军民户口汇总成册,全部交给李密,让李密亲自献给大唐。”于是,派人到长安请降。

  

  唐高祖任徐懋功为黎州总管

  

  唐高祖李渊万万没想到的是,徐懋功没有向他奉上土地,而是将汇集成册的土地资料、军民户口都交给了李密,让李密定夺。在礼崩乐坏的隋末唐初,竟有如此高风亮节的义士,令李渊甚为惊讶。他不仅感动并赞叹道:“徐世绩不背德,不邀功,真纯臣也。”遂赐其姓李。

  高祖李渊准魏征奏议,于黎阳设黎州总管府,辖四州八县。如今大伾山上的“懋功庵”,即是后人为了纪念徐懋功,在“懋功宅”旧址处重建的。

  李密投唐后,唐高祖李渊准许李密与李世民一道平定叛乱。当时徐懋功已在大伾山发展壮大到20万人。待他们走到半路,李渊突起疑心:李密带有兵马,如半路叛唐,再与徐懋功联合,其势难挡。于是,李渊又传旨将李密召回。李密以为他的计策已被李渊识破,怕是此次回去招至杀身之祸,岂能壮士未捷身先死?三十六计,走为上!如此,李密“叛唐”之心昭然若揭。李世民遂追至山西将李密射死。

  唐高祖派使者前往黎阳,将李密的首级带给黎州总管李世绩,使者“告以反状”时,胆识过人的李世绩竟然大张旗鼓,拜伏痛哭请求为李密金顶玉葬。当年瓦岗军首领翟让被李密杀害时,尽管徐懋功被李密部下砍伤臂膀,但他没有记恨在心,而是感激李密不杀之恩。唐高祖再次被他感动,准奏他为旧主李密收葬。于是,李世绩全军缟素,以君礼将其葬于大伾山西南5里处。

  笔者参照正史(《资治通鉴》、《旧唐书》、《新唐书》)记载认为,浚县境内流传的关于此类重大事件的传说,与史书记载大致相符,而民间传说的丰富性,在一定程度上补充了正史之缺。民间传说作为野史,犹如一根线,将正史中扑朔迷离的事件串联起来。

  

  徐懋功葬于黎阳的传说

  

  徐懋功死后究竟葬在哪里?虽说徐懋功死后陪葬昭陵,配享高宗庙庭。他的墓前有3个大冢,象征阴山、铁山、乌德犍山(即郁都斤山)等三山,以此纪念他生前的三大功绩,但在浚县境内如今依旧流传着徐懋功死后葬于大伾山东,后另选茔地的传说。根据昭陵考古发掘实物证明,昭陵所葬徐懋功可能是衣冠冢,徐懋功真正的墓很有可能在浚县。

  民间传说,唐高祖后来在黎阳设黎州总官府,任命徐懋功为黎州总管,管着四州八县的军民,他死后就埋在了大伾山东坡上。有一年发大水,埋徐懋功的山坡被冲成了大深沟,徐懋功的棺材也被冲到山下的黄河滩上。有人将此事说给了当时的父母官刘县令。刘县令正忙着审案子,就让他的小舅子先去看看。他小舅子到了黄河边,看到棺材头上钉着3个明晃晃的金钟,心下一喜,先往袖里藏了一个。棺材旁边还有一块石碑,这小舅子不识字,也不去管它。一会儿刘县令来了,看了看棺材说道:“都说徐懋功能掐会算,咋就没算出自己死后几百年遭此一劫呢?”他见棺材头上有两个金钟,旁边还有一小块石碑,上面刻着这样几句话:“我是唐朝徐懋功,八百年后大水冲。感谢清朝刘县令,为我重新选坟茔。九女缠足风水好,仪杠绳断是正中。赠你金钟整三个,一个小舅藏袖中。”

  看了碑文,刘县令不禁称奇。他转脸问他小舅子:“那一只金钟哩?”他小舅子支支吾吾不敢承认,县令伸手从他袖筒里摸出了那个金钟,训斥他道:“徐懋功八百年前就算定你要藏袖筒里一个,还敢抵赖?”便把碑文念了一遍,说得他小舅子冷汗直冒。

  找齐了金钟,刘县令即刻按照碑文上所说的寻找九女缠足地。县令让人绑了仪杠,到了山南顺路向南走去,不到二里地,突然仪杠绳断了,大家只好停下来歇歇脚再走。这时,路边有个女孩裹脚布开了,坐下来缠脚。县令走上去问道:“小妮儿叫啥名啊?”女孩回道:“俺叫九妞。”“九女缠足风水好,仪杠绳断是正中”。九妞不就是“九女”吗?正好仪杠绳也断了,这就对了。于是,刘县令便把徐懋功重新安葬在大伾山南,就是如今的毛村路东。

  在毛村路东,“老鼠堤”附近,就是徐懋功在浚县的墓地。当地人称这块46亩的墓地叫“石羊地”,因上世纪70年代前,人们在这里见到许多石羊而得名。张富民告诉记者:上世纪70年代初,人们在石羊地还能看到3米来高的大土丘。土丘前有两排石羊,还有石供桌、石花柱。后来“农业学大寨”,土丘被平,土丘内发掘出一处圆形砖砌古墓,古墓内有石棺。然而,浚县人敬重徐懋功,人们将这些石羊、石马、石供桌,以及刨出的古墓重新埋进了土里。

  “徐茂功墓前有石羊、石狸,上世纪50年代我还见过呢!”石刻艺术家韩金堂说,因徐懋功葬在黎阳,所以有“狸”,有“羊”,合在一起就是“黎阳”。

  韩金堂告诉记者,在当地流传着很多有关徐懋功的传说。据传,上世纪50年代,有4个盗墓人盗徐懋功的墓,结果挖开一看,徐懋功墓前石碑上有他们四人的名字,那四人吓得扔下铁锨就跑了,后来此事就在村里传开了,因此徐懋功的墓至今无人敢动。

         淇河晨报 2009-8-19

,,

上一条:挥毫泼墨留黎阳——解读明末清初书画家程淓
下一条:王阳明与大伾山

没有相关信息

 

 
     
“赛诸葛”徐懋功黎阳遗踪

 

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主办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老农  ☆ 

 站长: 姚慧明  电话  0392-2181169 邮箱: yhm450217@tom.com    主持人:马金章  电话  0392-5522578 邮箱: mjz5503826@163.com

技术支持:淇县之窗    豫ICP备09020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