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文化名城浚县》第二卷 今天是:
  名城浚县主页 文史事件 名胜遗迹 古今名人 探索创作 民俗文化 涉浚专著 留言评论  

 

   

探索创作 - 文艺作品 - 黎阳风情之《大年开门》
黎阳风情之《大年开门》
 
作者:马金章  加入时间:2017-3-4 12:16:40  点击:

2017-03-03 11:18:36

 《解放军文艺》2004年第6期以《马金章精短小说五题》为题一次推出我5篇小说,《大年开门》为其一,责任编辑为李亚老师。黎阳风情之《大年开门》

 

蒙蒙胧胧中,小虎听到了奶奶的啜泣声。小虎往奶奶的怀中拱了拱,不安地问:奶奶,您哭了?

孩子,没,没呢。

那您怎么了?

奶奶做了个梦,梦见你起床去开门,你的小手拉不动粗大的门闩,你哭了。奶奶看你为难的样子,也哭了。

这是大年三十的夜晚。除夕夜,临睡前,奶奶将小虎拉到怀里,抚摸着孙子的头说,咱这儿,有个规矩,大年初一,要男人开门。你爸不在家,虎子,你就是咱家中顶门立户的男人了。明日早上,奶奶想让你开门。听了奶奶的话,小虎的心被揪了一下。他点点头,明天,我都九岁了。门,奶奶,我开。

奶奶说,你要开门,早上,就要自个醒。大年开门,规矩,不能叫。如果一叫,人,就会懒一辈子。

小虎坚定地说,不用奶奶叫。

奶奶听了,笑:乖孩子。

如豆的油灯被奶奶吹灭了。虎子躺在被窝里,怎么也睡不着。起风了,冷嗖嗖的北风贼一样穿过裂缝的墙,钻进屋。一处破了的窗纸被风一吹,簧片一样发出喧响。他裹紧被子,想起了爸爸。穿军装的爸爸英俊的很。爸爸是抗日游击队里的文化教员。小虎清楚地记得,去年冬天,也是这么冷的天,爸爸给他读一篇外国人写的小说。小说里有这样一个句子:寒风钻进衬衣,在人的身体上取暖。小虎当时听了这奇妙的句子,真的感到冷风僵硬的小手在他瘦瘦的脊梁上瑟瑟发抖。他心疼起风来,对风说:风儿风儿,甭怕冷,如冷就在我身上暖暖吧。他对风说这番话的功夫,他竟感到风儿的手不抖了,他身上也神奇般地暖和起来……将近一年都没见到爸爸了。或许,真的再也见不到爸爸了。想到这里,他感到喉咙发堵,眉骨发紧。虎子真想哭,可他又怕睡在身边的奶奶听见。他用被角捂住了嘴巴,泪水便决口般地从眼里流了出来。

奶奶翻了个身,床上铺的高粱秆箔发出一阵细碎的响声。奶奶没睡着,奶奶心中肯定在惦记着爸爸。睡前,奶奶说的“你爸不在家,你就是家中顶门立户的男子汉了”是啥意思?莫非……小交住了嘴唇,他不敢往下想了。他感到奶奶的手向他伸来,奶奶的手果然抚在了他的头上。他怕奶奶的手抹到他的泪眼,赶忙用被头在眼上抹抹。然后,他佯装熟睡的样子,从鼻孔发出轻轻的鼾声。

黑夜漫长而短暂。当村里响起了零星的鞭炮声时,虎子感到瞌睡虫子咬他的眼,酸涩得不行。头也很重,重得离不开枕头。往常,都是奶奶叫虎子起床。可今天是大年初一,奶奶不叫他,还等他开门。他身上一下子来了劲,折起身,摸索着点灯起床。奶奶好像还没醒。没醒的奶奶发出虎子熟悉的鼾声。

虎子起了床去开门。他在门前拉了门闩。门闩没动,真像奶奶夜间说的那个梦。门闩有点高,他有点使不上劲。他搬个小凳子垫到脚下,先晃晃门,然后,小手抓住门闩,咬牙往一边抽。门闩终于被他抽开了。他心里一阵轻松。他吱一声开了门。院子里还黑黝黝的。夜空很幽远。他在灯盏上对着了一根香,拿起桌子瓦罐里放的三个炮仗。炮仗是奶奶前几天给他买的。奶奶说,我孙子长这么大,还没放过炮仗。今年过年,奶奶不吃不喝,也得让俺虎子放上炮仗。三个炮仗中两个是单响、一个是双响的二脚踢。他将三个炮仗一字排开放在门旁的石板上。要放炮了,虎子镇定狂跳的心:不要怕,一定要放好炮。他明白,这不仅是放炮,还是叫奶奶起床的信号,更是一个男人顶门立户的宣言。虎子将亮如红豆的香头伸向炮仗引线。引线跳出细小的火花,发出哧哧的响声。他的心提起来。咚!炮仗响了。这一刻,小虎感到神圣极了。当他去点燃第二个炮仗时,石板上没了另两个炮仗的踪影。他在石板旁的地上摸到了它们。原来,第一个炮仗爆响的气流将两个炮仗推下了石板。他放响了第二个炮仗。第三个是二脚踢,二脚踢在地面咚地响一声之后,便拖一道银色的弧线刺儿一下飞向黑黝黝的夜空,然后啪一声在空中爆响了。浓浓的硝烟味儿在院子里弥漫开来。硝烟味儿使小虎一下子想起了爸爸的枪。那年,爸爸风尘仆仆地回到家,饭后,爸爸擦枪,那是只好看的六轮手枪。六轮手枪的枪管口冒出的就是这种好闻的硝烟味儿。

不知啥时奶奶站在了虎子的身旁。奶奶接过他手中仍烯着的香,一边往厨房走,一边喃喃地说,俺虎子长大了。长大了。

小虎子听了奶奶自言自语般的话,感到一股热血急冲脑门,他想跑,他想跳,他想对着夜空高喊两嗓子,他更想扑进奶奶的怀里哭上一阵子。

可虎子镇定了自己。奶奶说的对:虎子长大了。长大的虎子不能不为奶奶着想。前年,日本鬼子割了虎子妈妈的双乳,然后,鬼子将妈妈扔进了卫河。事后,奶奶哭得双眼快瞎了……

奶奶做熟了大年饺子。小虎不让奶奶动手,他盛了四碗。头一碗双手端给奶奶,第二碗和第三碗是爸爸、妈妈的。往年,奶奶都是这么做的。奶奶说,大年哩,家中几口人,就盛几个碗。奶奶默默地看虎子做活儿。待虎子将筷子放在爸爸、妈妈的碗上时,奶奶说:俺虎子真的长大了。

吃过大年饭,街坊邻居三三两两登门给奶奶拜年。本家的二婶也来了,二婶不看奶奶的脸,说的话明显不自然。虎子拉起给奶奶磕头拜年的二婶说,虎子也给二婶拜年。二婶拦住虎子。二婶在虎子脸上亲亲说,二婶还年轻,等几年,再收俺虎子孝敬的头。虎子感到二婶脸上湿湿的。那是二婶的泪珠子。虎子将嘴凑近二婶耳旁悄悄地说:还是不让奶奶知道。二婶点头。

前几天,二婶到游击队里探望二叔,二叔和虎子的爸爸在一个部队。昨天,虎子去问二婶:爸爸是不是牺牲了?二婶问他听谁说的?虎子说,刘大户的二老婆王香香给我说的。二婶气得咬着牙说,刘大户王香香这帮汉奸该死。虎子说,我央求王香香:我奶奶身子不好,我爸爸的事,甭告诉我奶奶。二婶点头说,多懂事的孩子。

二婶告辞要走。奶奶却叫住她说:他二婶,我有句话给你说。奶奶对虎子说,你在当门儿,有人来拜年,叫奶奶一下。

二婶忐忑着跟着虎子奶奶进了里屋。

奶奶对二婶说,你到游击队,见到虎子的爸爸了。

二婶点头。

奶奶摇头:你有事瞒着我。蚱日,王香香给我说,虎子的爸爸死了。我求她,行行好,千万甭告诉俺虎子。俺虎子还小,他没了妈,再不能受其它打击了呀。

二婶听到这里,知道再也瞒不住了。二婶双手猛一下捂住脸。泪水从她指缝间刷刷流了下来。





 

 
     
黎阳风情之《大年开门》

 

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主办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老农  ☆ 

 站长: 姚慧明  电话 0392-2621230 邮箱: yhm450217@tom.com    主持人:马珂  电话  0392-3316536 邮箱: keke7120@163.com

技术支持:淇县之窗    豫ICP备09020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