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文化名城浚县》第二卷 今天是:
  名城浚县主页 文史事件 名胜遗迹 古今名人 探索创作 民俗文化 涉浚专著 留言评论  

 

   

探索创作 - 文艺作品 - 大伾山人
大伾山人
 
作者:马金章  加入时间:2018-3-15 21:40:14  点击:

 悦读 | 大伾山人

2018-03-06 马金章 小小说选刊
民国初年,黎阳城东寺下头村出了一位书画名家大伾山人。大伾山人本名叫李恒心,字道一。李恒心幼年丧父,出身寒微,家里除经营一亩多薄田外,娘还在山下通往天宁寺的路边摆了个香火摊,每天挣个零花钱度日。

由于家贫,恒心没钱读书。可有一天,恒心往天宁寺送香火,回到娘的香火摊前给娘说:娘,我长大了,要当个书画家。娘看着他,心喜,问:当书画家做啥?他答:我也要将我的画、我的字刻在山崖上,让好多好多人看。娘知道,在山上能摩崖题字作画的,不是达官贵人,就是喝了好多墨水的才子,哪能轮上自个儿的孩子呢。娘摇头:孩呀,你有心劲,可咱家祖坟上没长那棵高草。恒心听了娘这话,什么也没说,离开香火摊跑了。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恒心回到娘跟前,他将藏在背后的手一下举到娘眼前说,娘,咋说咱家祖坟上没长那棵高草,您看,这是我在俺爹和俺爷坟上拔的,高不高?娘的泪水一下涌出眼眶,抱着恒心说,可娘没钱供你读书啊。

山上有一座阳明书院,书院因当年王阳明在此开坛讲学而得名。恒心在书院觅得一个打杂差事,由于他勤快有礼貌,很得教书先生喜欢,劳役之余,先生便允许恒心当旁听生。

李恒心最喜欢大伾山上的摩崖石刻了。自汉唐以来,蔡京、董其昌、王阳明、王铎等历代名人、书画巨匠,争相在崖壁上作画书丹,篆隶楷草,各领风骚。恒心一有空闲,就扎草为笔,瓢水当墨,山石作纸,临摹山崖上各种书体画作。功夫不负有心人。恒心二十多岁就在国画和书法上有了成就,他被省城开封书店街博雅书苑雇为书画师。

李恒心在开封很快赢得了名声,博雅书苑的大门上有一副对联:秀管一支精绘花容,薄纸千张请试妙手。书画界叫他李妙手,他的书画落款则是大伾山人。可见,乡情,是他心中永久的结;乡愁,是他笔端始终缠绕的雾。大伾山人的画路很广,无论山水、花卉、人物、草虫等,样样都有深厚的功力。他尤擅画寿桃,有钱人家,给长辈做寿,六十大寿就画六个寿桃,以此类推。他的润笔报酬,是以桃数计算的。

一九三八年,日军制造了侵华史上的八大惨案之一“黎阳屠城”。指挥屠城的日军大佐铃木启久是个中国通,他不仅爱中国画,也识书道。占领黎阳后,他听说这里是李恒心的故乡,立时令下属查找李恒心的亲属。不多时,李恒心的母亲被带来了。大佐见了李恒心母亲说,你儿子,了不起。我很喜欢他的画,特别是寿桃。我想见见他。恒心母亲摇头,说,我不知道他在哪里。铃木启久笑了,说,你不知道不要紧,他会来找我的。铃木启久吩咐手下人对李母以礼相待,将李恒心的母亲软禁在了军营。

大伾山人得知母亲被日军软禁的消息后,火急火燎地赶到黎阳。铃木启久室内,弥漫着墨香。笔架上,不仅放着大楷、中楷和小楷,还有屏笔、联笔和斗笔。墙上,挂着一幅用汉字书写的神符:“天照皇大神宫”,落款为“铃木启久谨书”。神符竖排,楷体,书面为六尺对开,日本江户绫装裱,两端装镶玉木轴。

铃木启久对大伾山人说:你的,寿桃好。今年,我母亲,七十高寿了。听到此,恒心问,是想让画贺寿图?不不,今天,请你来,是想和你讨教讨教书法技艺。说着,一摆手,两名卫士在书案上展开一张六尺宣纸。

铃木说,早有耳闻,大伾山君,楷草隶篆,无所不精。今天,请你来,铃木仅讨教一个字,也是世界上最简单的一个字。

铃木卖关子似的停了下来。大伾山人的目光,静静地注视着他。

这个字,恒心君,你已知道是什么了吗?铃木问。

大伾山人略一思忖,说:大佐说的是一吗?

对,就是一。但,不是汉字的壹,也不是横一,而是阿拉伯数字1。竖1。铃木将食指竖起来在恒心面前晃了一晃。

恒心装作没听懂似的问:就写一个1?

铃木点头。

恒心说:恕我孤陋寡闻,在偌大纸张上写个1,不要说我没见过,听也没听过。请太君示范一下。恒心做个让铃木动笔的手势。

铃木啪一声一拍腰上的军刀说:铃木一介武夫。书艺,对于我,仅是淬火的水,擦刀的布。你的,纯正中国文人。今向你讨教,请不吝赐教。铃木的言辞举止透着一股杀气。

大伾山人慢慢走到书案前,捻起宣纸一角,说,我的1,既可以从东北的长白山,写到海南的五指山;还可以,从东海,写到喜马拉雅山。可是,铃木君弄不到那么大的纸。中国一位古人云:黄河之水天上来,奔腾到海不复还。面对尺纸寸笔,本人只得弯曲着写了。

铃木一怔,继而两手一摊说:好。

恒心伸腕挽袖,展纸运笔。

铃木和几个日本兵睁大了眼睛。

只见恒心在纸上一笔连线,山走河奔、草长花绽。顷刻功夫,一幅万千气势书画一体的作品完成了。

铃木的目光在恒心书画上凝住了。许久,他将目光转向恒心,笑着点头,伸出了右手拇指。恒心君画好,书好。你知道,为什么没让你画寿桃么?

随即,对面墙上的一道帷幔徐徐打开。恒心怎么也没想到,墙上挂着他的五幅寿桃作品。这是铃木在民间掠夺来的。

恒心君不是很关心母亲吗?铃木说着,向旁边的一位士兵示意一下。

门打开,母亲被两个士兵送了进来。恒心急步向前去搀娘。娘甩脱他的手,说:谁让你来的?你不知这是狼窝吗?

恒心不知怎么说好。这时,娘看到了墙满恒心的寿桃图,一把推开儿子说:你怎么给一个恶魔画画?我怎么生出你这样一个不知廉耻的东西?恒心来不及给娘解释,娘就一头撞在墙壁上自尽了。

恒心疯了样扑向铃木:你,你,为什么挂出我的画?

铃木哈哈大笑两声,说:今天,铃木算是领教了,恒心君的书画厉害。果然厉害!

恒心抓住书案上的一方砚台向铃木砸去。这时,砰一声枪响了,大伾山人应声倒在了地板上。





 

 
     
大伾山人

 

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主办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老农  ☆ 

 站长: 姚慧明  电话  0392-2181169 邮箱: yhm450217@tom.com    主持人:马金章  马珂  电话  0392-3316536 邮箱: keke7120@163.com

技术支持:淇县之窗    豫ICP备09020854号